笔趣阁 > 镇世武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谢幕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谢幕

  那一剑,来的太过犀利。

  犹如华光闪耀,流星坠落一般。东天城的武者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还在为坠落的林荒惋惜。

  可惜了一代天骄,如今重伤将死,不知道还能不能苟活下去。

  即便是四大古族的两大强者走了,可肯定会来几个有脑子的。

  虚空中……

  林荒身形微微一扭。

  他陡然化作一道血色的光束,朝着云层中杀了过去……

  其间,还伴随着剧烈的喊杀声。

  东天城的众武者一个激灵,就跟小时候碰到了鬼一般,被林荒突然的动作给吓住了。

  这他奶奶的……

  是起尸了吗?

  看着就要坠落万兽天渊了,怎么一下就给反弹了起来,化作一道光束冲入云层。

  铿!

  下一瞬,云层之中响起了兵器碰撞的声音。只见一条火焰长河从天而降,那是兵器碰撞而爆发出来的。

  “阿弥……”

  紧接着,云层中有佛音响起。

  然而那佛音又戛然而至。

  呼吸之间,虚空中的云雾消散,露出了林荒的身影。

  此刻他浑身浴血,墨发狂乱。

  他一手抓着普照佛洁白的脑袋,扛在肩上的刹那刀挑起了普照佛的身体。

  东天城的武者顿时愣住了。

  ……

  “普照佛……”

  “就这样被杀了?!”

  他们不敢想象,林荒已经是那样的重伤之躯,怎么还能突然暴起杀人呢?

  他在钓鱼!

  狗日的,他一定在钓鱼。

  可怜这西天佛国的普照佛,这可是当世的强者,早在数百年前他便步履人间,慈悲之名传扬天下。

  只可惜,受过他曾经恩慧的人,大部分死去,没人站出来替他报仇!

  他就这样突然的死去。

  “咳咳……”

  虚空中,林荒又咳嗽了起来。

  他目光微凝,盯着虚空中的一处,“天玑道尊果然是好算计,自己风流的出了一剑,却让普照佛为你挡下了这一劫!”

  “只可惜,如今帝万山、赤霄空、普照佛都没了,你没有人可以利用了!”

  “咳咳……”

  “我现在真的绝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你还不把握住机会,等什么?再等下去,我又要恢复一些实力了!”

  林荒一边吐血一边开口,一边摇晃的像是要坠落虚空。

  而虚空中,良久无回音。

  林荒皱眉……

  “我说过,在等下去,你就没有机会了!”

  林荒周身燃起了熊熊烈火,他的肉身开始复原,他的精神开始恢复。他如同冬天的荒草开始恢复生机!

  然而,依旧虚空寂静!

  “跑什么……咳咳……”

  林荒摇了摇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就剩你一个人了,我若是真的还能再战,早就追杀你了,怎么会在这你等你!”

  林荒低着头,像是在自言自语。

  虚空依旧寂静。

  “咳咳……”

  林荒接着咳嗽,嘴中猛烈的吐出鲜血,他抬头看着虚空,眼中有着戏谑的笑容,“机会给你了,可你把握不住啊!”

  林荒跌跌撞撞的走下了虚空,乘着万兽天渊的海浪,消失在东天城所有武者的视线尽头。

  众人看着那里去的背影,心中痴然激荡。

  然而,还不等他们内心的感触发酵,那身披血衣的身影又走了回来,他看了看这一片天地,撇嘴摇头:

  “还真的跑了,什么狗屁大道!”

  林荒再一次消失在海浪的尽头,彻底不见踪影。

  东天城有些懵,不知道林荒在玩儿什么把戏。见林荒没有再一次回来,他们终于放心感叹了。

  好可惜啊,怎么没有杀了天玑道尊!

  不过吓跑天玑道尊似乎更牛!

  一人之力,横战四大古族顶尖强者。乱刀砍死玄天神族帝万山,一掌拍碎万妖神殿赤霄空。一道斩落西天佛国普照佛的头颅。

  更是将天玑道尊这样的得道高人都直接吓跑了。

  不可为不震人心魄。

  而那……还是一个年轻人!

  东天城数万武者回味良久,随后便是爆发出如潮水一般的声浪,纷纷在讨论着。

  这件事,虽然发生在青龙神域的边陲,可比发生在中州还要震撼……四大古族,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强者死亡了。

  有无数武者预见,这个消息所到之处,必将掀起一片可怕的风暴。

  对于林荒的身份,不是天大的秘密。

  而他斩杀了四大古族的强者,不仅是向世人宣告了那可怕的战力与枭雄的姿态。更是在宣告着……

  四大古族并非不可战胜!

  而千年前沉寂的左迦明教,或许将日出东山,卷土重来!

  ……

  林荒离开了东天城。

  天玑道尊真的离开了,所以他也真的离开了。

  “咳咳……”

  他咳嗽不假,重伤在身也不假,可是最后想要钓天玑道尊的鱼也不假,只可惜这个糟老道人很会苟命。

  应该在普照佛身死之时,他拔腿就跑了,害的自己白演了这么多的戏。

  只可惜啊,自己受的伤没有这么严重,就能追杀过去了。

  不过这样貌似也不错,四大强者死了三个,不知道其他三族对九天太清宫有没有意见,凭什么你们家强者没送死。

  是不是有猫腻?

  权阀之间的心思,都太重了,什么都怀疑……这样很好!

  林荒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躺在无尽的浩海上漂流,周身涅槃之力滚滚燃烧,快速的恢复着他的伤势。

  他睡了过去。

  ……

  当林荒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他从浩海中漂流到了大海中,又从大海中飘到了江河中……然后他突然就醒了。

  此刻,他的脑袋上有个鱼钩,巨大的牵引力将他从冰冷的江河中拖拽,不断的靠向岸边。

  林荒一把抓住鱼线,整个人浮立起来,看向了岸边。

  随后林荒便是皱起了眉头。

  岸边,有一位白发老者,他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安静的垂钓者,即便林荒从河水中站了起来,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林荒心中很奇怪,他默默的靠近了老者,踏足雪白的江边。

  “前辈如何称呼?”

  林荒一边开口,一边蹲了下来,看向了老者旁边的鱼篓。

  然后林荒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那鱼篓里,有条巴掌长的白龙。

  有一团拳头大的魂魄。

  有一座指甲盖大的连绵雪山。

  有一颗棋子!

  还有一条湿漉漉的肚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