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睁眼,我家狐狸成了病娇反派 > 074章 阿清,背我

074章 阿清,背我

  她又问:“你会不会写字。”

  少年身形顿了顿,停了片刻,摇摇头,继续拖着清吾往前走。

  两人避过侍卫巡查,穿过一片荒废的宫殿,来到了一口枯井旁。

  少年指着那口枯井,像是要说什么,可他又说不出来。

  清吾问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少年点头,眼巴巴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继续往下猜。

  清吾又问:“有人掉进去了?”

  仍旧是点头。

  清吾想凑过去看,但又不放心这个少年站在她身后。

  于是,她一把钳住少年纤细的脖颈,按着少年的头跟她一起探身看过去。

  可那少年误以为清吾想把他推下去,宛如发狂了一般,拼了命的挣扎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清吾惶惶然的松开手,解释道:“我不是想推你,我只是以防万一,你在我背后暗算,你别哭了。”

  少年哭起来的模样和年少的砚尘烬十分相似,仔细一看,眉眼间竟有两分相像。

  这孩子难道是砚尘烬那二十一个兄弟中的一个?

  清吾问他,“你是妖王的儿子?”

  少年哭着点头。

  果然是阿烬的弟弟,可清吾不明白,这么小的孩子,又是妖族的皇子,怎么会没了舌头?

  清吾往井里看了一眼。

  那是一口枯井,已经被泥土掩盖了,大约只有一丈深,里面并没有人。

  清吾皱了皱眉,越发怀疑这个少年的用心,转身要走。

  哭泣的少年慌忙地拉住清吾的手臂,手指一直指着那口枯井,啊啊啊的喊个不停。

  清吾皱了皱眉,“我看过了,这里面没有人!”

  少年崩溃的摇头,哭的更厉害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清吾问:“不是活人?”

  对方激动的点头。

  “有人死在了里面?是什么人?”清吾疑问。

  少年指着自己的心口,扯着嗓子喊着,像是要把心口指出个窟窿来。

  “和你相关的人?”

  少年点头。

  既然是妖王的儿子,妖王还好端端的活着,今日还召了砚尘烬前去,便不可能是他,难道是……“你母亲?”

  少年点着头跪坐在地上,攀爬着挪到枯井旁,放声大哭起来。

  清吾想起砚尘烬那日说的话,他父亲是个风流之人,妻妾成群,女人们勾心斗角,连妖王妃都深受其害,更别说一个妾了。

  这少年的母亲会葬身于此,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清吾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帮你挖出母亲的尸骨吗?”

  少年回过头来,哭着点头,又摇了摇头。

  到底是,还是不是?

  清吾有些不明白,却见少年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捡起一块石头,扔进井中。

  那石头就这么消失在井中,毫无声响。

  这么浅的井,应该很快就能听到石头落地的声响,可什么动静也没有。

  清吾不信邪,自己捡了一块石头,扔下去,仍旧像是扔进了无底洞,毫无踪迹。

  这口井被施了法咒?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的尸骨罢了,何至于用这样的法咒禁锢?

  清吾问:“这是谁干的?”

  少年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眼泪,拉着清吾的手便往前走。

  清吾跟着他的脚步,偷偷摸摸地穿过一排一排的宫室,来到了妖王殿门前。

  他指着妖王殿的大门,张着黑洞洞的嘴,喊着什么。

  是妖王?

  清吾还没来得及确认,少年的声音已经引来了巡视的守卫,少年一见到守卫撒腿就跑,像是见了鬼一样。

  直到那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清吾还茫茫然的有些呆愣。

  他到底想说什么?

  突然,一只手从清吾的背后伸过来,警惕的清吾一把按住那只手,反手将人一个过肩摔,重重的砸在地上。

  倒地的少年痛得双目含泪,眼巴巴的看她,“阿清,你要杀我吗?”

  原来只是从妖王殿回来的砚尘烬,清吾赶紧把人扶起来,连连道歉,“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有人偷袭,快起来,快起来。”

  少年被摔了这一下,浑身都酸痛不已,他伸出那只擦破了皮,血肉里沾了沙土的手掌,委屈道:“好疼!”

  清吾心疼极了,捧着他的手,轻轻的吹掉沙土,随后以魔气侵入伤口,很快,伤口就在魔气的滋养下愈合了。

  “对不起,阿烬,都怪我。”伤口已经愈合了,清吾还是小心翼翼地吹着他的手心。

  砚尘烬低声道:“身上也好疼。”

  清吾把大量的魔气渡给砚尘烬,可他还是喊疼,缠着叫她把自己背回去。

  小可怜身子娇贵的很,清吾哪敢怠慢,连忙蹲下身来,没等到少年匍匐在她背上。

  清吾转头看去,注意到少年的视线往远方看去,循着少年的视线而去,瞧见了那个拔舌少年。

  她站起身来,想开口喊那少年,却见少年飞也似的跑了。

  少年彻底消失在视线里,砚尘烬这才收起了脸上凝重的表情,扯了扯还没回神的清吾,“阿清,背我。”

  清吾蹲下身,背起砚尘烬,回去的路上,她开口问道:“方才那个孩子是谁?”

  砚尘烬眸子深了深,问道:“阿清为何突然问他?”

  对砚尘烬,清吾自然是没什么可隐瞒的。

  她把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砚尘烬,而背上的少年眸子里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砚尘烬道:“那孩子啊,不得父亲喜爱,被父亲拔掉了舌头。”

  这番话被他说得极为平淡,就好像是孩子犯了错,被打了戒尺一般,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清吾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你父亲,是不是太残忍了?”

  少年自嘲般的笑了一声,道:“他是这世间最残忍的父亲,不过是一个孩子罢了,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阿烬也是那个人的孩子,大概从小吃过不少苦头吧!

  “他对你,也做过这么过分的事吗?”清吾问道。

  砚尘烬贴着她的脖颈,蹭了蹭,道:“差一点,我就和那孩子一样了。”

  清吾打了个冷战,不敢想象,如果她看到那样的砚尘烬,会不会发疯的冲进妖王殿,杀了那个男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