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二十六章 一个问题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二十六章 一个问题

  “等等,我捋一捋。”

  “你们认识?”

  褚岳山瞪了眼珠子,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宛如杀胚一般的男人,显然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跟这样一个看上去甚是危险的那人扯上关系。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褚青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这样说罢,转头看了看四周。

  曹叔功与众衙役神情呆滞显然还没有缓过劲来,而之前在书斋外义愤填膺的百姓们,此刻却早已不知所踪。

  估摸着应该是被宋归城方才那狠辣且强悍的手段所吓破了胆,害怕惹祸上身,纷纷逃离。

  “曹叔叔,麻烦你收拾一下此处,待会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诸位。”褚青霄指了指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黑甲这样说道。

  这些黑甲被宋归城击碎了面具后,旋即便失去了战斗了,瘫坐于一地一阵哀嚎,然后便纷纷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曹叔功闻言看向褚青霄,他的脑子显然还没有转过弯来,脸上的神情略显迷茫。

  “好……好!”他如此应道,赶忙招呼着还在发愣的衙役们,开始将黑甲们一个接着一个抬到屋内。

  ……

  “所以,你没有得癔症,真的是我们所有人忘记了烛阴围城的事?”

  褚青霄将事情的始末一一道来,事无巨细。

  而听完这番话的众人却显然那以在短时间内消化掉这个消息。

  但那位朱家的关键诡异的功法,还有修为强悍的宋归城的出现,却让众人又不得不去考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褚青霄点了点头,侧头看向一旁的宋归城。

  宋归城穿上了一身洛先生寻来的衣物,只是普通儒衫,但穿戴在宋归城魁梧的身躯上,宽松的儒衫却显得有些紧绷,看上去不伦不类。

  此刻他正走在那群被曹叔功等人泰来摆在书斋门口的黑甲们的跟前,目光阴沉的一一在他们的身上扫过。

  褚青霄也知晓这些黑甲都是西洲剑甲,与宋归城关系匪浅,他不禁问道:“他们……”

  “死了。”

  “早就死了。”

  宋归城回头看了褚青霄一眼,脸上的神情轻松,但那般佯装出来的轻松背后,却是一抹不亦被读到的苦涩:“差不多是烛阴御使阴兽法门,将他们的尸体以秘法炼制,然后供他们驱使……”

  “不过毕竟不是阴兽,所以需要接住一些外物。”宋归城说着捡起了地上黑铁面具的随便,在自己手中把玩。

  褚青霄看着眼前这一脸轻松的男人,却分明能感受到他的内里似乎正翻滚着火焰。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

  “宋统领,你还记得武陵城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烛阴要将我们囚禁于此,又剥离我们的记忆?”褚青霄此刻虽然恢复了一些记忆,但大都是关于宋归城的,其余的事情他依然记得模模糊糊,更无法解释为什么众人会有如今的处境。

  宋归城闻言将目光从面具上收回,抬起了头。

  他脸上的神情一滞,盯着褚青霄看了好一会,然后忽然笑道:“我哪里知道这些。”

  “我只记得我们在武陵城守了很久,狗日的朝廷死活不派援军,最后为了救你这臭小子,我跟那巫祝拼了命。”

  “对了,当时说收你当徒弟,是怕你想不开,跟着老子去送死,现在我活过来了,这事我还得再考虑考虑!”

  宋归城略显轻浮的态度,让褚青霄觉得有些怪异。

  “那你记得,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这中间又发生了些什么?”褚青霄追问道。

  而众人也在这时围了上来,看向宋归城。

  他们之中除了楚昭昭与王澈,大抵对此事都还抱有疑虑,此刻自然最想要从宋归城的口中听到有利的证据,由此辨别真伪。

  面对众人殷切的目光,宋归城却耸了耸肩膀,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看向桃花书斋四周,忽的他眼前一亮快步走向书斋内侧的厨房,在众人古怪的眼神中,一阵翻箱倒柜,最后从一处柜子中找到了两个馒头。

  那是今日早晨褚青霄等人未吃完的早饭,天气寒冷,馒头懂得有些发硬,可宋归城却并不在乎,他如获至宝一般,双眼发亮,咬下一口,吃得眉飞色舞。

  “真香。”宋归城心满意足的感叹道,抬头却发现眼前的众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他似乎这才想起褚青霄的问题,他咧嘴一笑道:“感觉自己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饿得厉害,别介意。”

  说罢,他顿了顿又才言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活过来的,浑浑噩噩的像是睡了很长很长一觉,然后我就听见一个老头子在我耳边碎碎念……”

  “说什么,让我醒过来……”说着,他又咬下一口馒头,指着褚青霄道:“说你小子需要我的帮助,武陵城需要我拯救之类的。”

  “反正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我被他吵得烦了,就醒过来了。”

  “老头子?难道与你听到过那个声音是同一人,玄都观里的老道士?”一旁的楚昭昭听闻这话眼前一亮,看向褚青霄。

  褚青霄正要回应,宋归城却将目光落在了楚昭昭的身上。

  “你……是外面的人。”他如此言道,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

  楚昭昭闻言也是一愣,她看向宋归城的目光也同样变得古怪了起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宋归城抬起的就要将馒头再次送入嘴中的手在那时明显一顿,但旋即又咧嘴笑道:“我看你面生,不像他们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印象。”

  楚昭昭闻言,眉头一皱,几乎下意识的就要出言反驳。

  可话到了嘴边,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生出顾虑,又将那话给咽了回去。

  满肚子疑问等待解惑的褚青霄并没有察觉到二人之间的异样,他继续追问道:“那你记得玄都观吗?那里有个老道士……”

  “玄都观倒是记得有这个地方,老道士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但没什么印象,他怎么了?”宋归城问道。

  “烛阴困住了我们,将我们的记忆抹去塑造出一副万事太平的假象,这武陵城中的人和事也都维持着之前的模样,并无更改,唯独将玄都观抹去,那老道士也不见踪影。我们去过那里一次,如今那里是朱家的私宅,刚刚你杀的那人自称就是朱家的管家。”

  “我们怀疑烛阴费了这么大的周折,将我们困在此地,其目的可能与玄都观以及那位老道士有关。”

  “而且虽然我关于他的记忆模糊,但之前的手札似乎提及过,他自称自己是神。”褚青霄对于宋归城是极为信任的,将自己知道的讯息在这时和盘托出。

  “神?”宋归城闻言眉头微皱:“那倒是说得通了……”

  “嗯?你知道什么?”从之前与宋归城的对话之后,便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楚昭昭闻言,也不由得出言问道。

  宋归城在这时大有深意的看了楚昭昭一眼道:“这世上能自称为神的无非三种家伙,其一是货真价实的神曌境强者,那老道士要是有这本事,大抵也不用躲在这南疆边城。”

  “其二是诸如烛阴之内遗族信奉的东西,他们也喜欢自称为神。”

  “其三嘛,就是被大虞的监天司以及大魏的九镇府视为心腹大患的各种半神,当然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喜欢称呼这类为伪神。”

  “但无论是哪一种,能被冠以神的名号,他们的体内都有一种名为神髓的东西。”

  “神髓?”褚青霄还是头一遭听闻这个名讳,多少显得有些不解。

  “我也不清楚那玩意到底是啥,但却知道对于这三者而言,这东西极为重要。相传远古之时,各种神祇统治世界,他们相互征伐,为的就是夺取对方体内的神髓,以此壮大自己。”

  “烛阴一直试图唤醒自己的祖神,而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寻找道足够多的神髓,如果那个老道士真的是一个半神的话,烛阴确实有可能打他的主意。”

  “这类的记载,我也曾在古籍上看见过,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的话,这种可能性很大。”而这时一旁的洛先生也出言说道。

  显然相比于依然将信将疑的众人,洛先生已经隐隐相信了褚青霄的话。

  而听闻这话的宋归城抬起头看向洛先生,目光在他与他的身旁的仙灵身上扫过。

  “不错嘛,你们俩倒是终于走到一起了。”宋归城揶揄的笑道。

  “足下何意?”洛先生显然不太理解宋归城话里的意思。

  宋归城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口齿不清的嘟啷道:“没什么意思,你啊,人不错,可就是这方面磨磨蹭蹭的,但现在好了,你俩也算是修成正果,这么说来烛阴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洛先生闻言眉头一皱,想要解释。

  可宋归城却在这时站起了身子,一边朝着仙灵走去,一边说道:“听闻仙灵姑娘博学多才,琴棋书画无不擅长,在下心底倒是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姑娘。”

  仙灵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她赶忙低下头:“仙灵只是烟柳巷的低贱女子,学的也都是些取悦酒客们技艺,恐……恐怕没有为大侠解惑的本事……”

  “姑娘可不要妄自菲薄,我的问题不仅姑娘能解,而且也只有姑娘能解。”宋归城这样说罢,也不给仙灵反驳的机会,陡然提高了声线。

  “青霄说,昨日他们来此避难时小心翼翼,特意避开了人群,进入书斋之前也反复确认周围并无人看见。”

  “可今日那些烛阴却直扑此地而来……”

  “姑娘可知道,烛阴们是如何寻到此地的?”

  仙灵闻此问,心头一惊,低着的头抬起。

  而这时,宋归城也正低头看向她。

  男人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意。

  他笑得很灿烂。

  以至于他的嘴角扬起。

  以至于他的双眼眯成了缝。

  而那眼缝之中闪烁的却是……

  狼一样的凶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