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悟道三国 > 第一百一十七章觐见天子,望月兴叹

第一百一十七章觐见天子,望月兴叹

  陈勇初闻皇莆规妻之事,竟然被董卓给逼死了!他自然是勃然大怒,但是更多的却是同情之意。陈勇一个没忍住,便脱口而出:“此真乃贞洁烈女也!只是不知皇莆嵩之叔母与董卓有此血海深仇,陛下能否真正信任黄莆嵩不会倒向董卓呢?”

  而此时那侍中种辑却说道:“黄莆嵩之叔母便被董卓手下之人一起,力毙于此!”

  陈勇已知自己暴露身形,便从宫殿的屋檐之上滑落而下,隐身在大殿内的圆柱之后,陈勇便闪身而出。隔十数步便跪倒在地,口中说道:“臣骑都尉陈勇,奉大司马刘虞之命,特来长安觐见陛下。臣未曾在第一时间确认陛下与种侍中身份,还请陛下恕罪!”

  那种辑挡在汉献帝刘协身前厉声喝道:“你这……”

  呵斥的话还未出口,就已被汉献帝刘协一把给捂住了嘴巴,那声音戛然而止。这时大殿之外有人问道:“陛下,陛下,您可曾听到有异声传来吗?”

  紧接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呼啦啦宫殿之中,竟然一下子涌进来数十人之多。他们二话不说就在宫殿中扫视起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汉献帝刘协听到脚步声,便已放开了侍中种辑,那种辑也赶忙跪在汉献帝刘协面前。

  汉献帝刘协看着一拥而入的这些禁军校尉说道:“诸位爱卿,刚才种侍中给朕讲史,一时激动,声音大了些,惊扰到了大家了,还请众卿不必介意……”

  那殿外的禁军守卫们进来就一通搜查,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此时汉献帝刘协又把事情缘由告知了大家,他们也不便再行搜查。那领头禁军校尉向汉献帝刘协拱手说道::“陛下,臣等是担心陛下的人身安全,才会如此行事,还望陛下不要有其他异心就好。”

  说着话,领头之人带着众禁军侍卫一起向汉献帝刘协行礼,然后便又一起离开了宫殿,在殿外守候起来。

  汉献帝刘协强做镇定,那跪着的侍中种辑此时已是两股打颤几近摔倒。而此时陈勇又闪现出来,还是在原处原位,向汉献帝刘协行跪拜之礼。并且从怀中取出刘和赠与自己的,那枚汉献帝刘协赠与他的玉佩来。皇家之物自然不同凡响,陈勇取出玉佩举于头顶,向着二人呈上,请陛下与种侍中观瞧。

  侍中种辑两股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看向汉献帝刘协,小皇帝以目光示意,种辑此时已经明白汉献帝刘协的意思了。

  种辑看到陈勇跪拜在那里,手中呈上来一物。种辑自己远远看不清楚,便走上数步,来到陈勇身前,接过玉佩,又战战巍巍走到汉献帝刘协身边,把玉佩递到了小皇帝的手中。

  汉献帝刘协接过玉佩,入手温润,边上还有一处暗花,他自然确认此玉佩正是自己之物。汉献帝刘协就想到才出京月余的刘和,他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吗?已经找到了父亲刘虞,并且派人前来搭救朕出苦海的吗?

  汉献帝刘协问道:“骑都尉陈勇?你便是那征北将军?杀得乌桓三郡单于不敢袭扰!还曾与公孙将军一起,参与了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之战?温酒斩华雄之人就是你吗?”

  陈勇赶忙说道:“陛下真是博文多才,斩华雄之事,正是为臣所为!”

  汉献帝刘协问道:“陈勇将军,卿是由何而来?”

  陈勇说道:“吾是奉大司马刘虞之命,特来长安刺杀国贼董卓的!正好在洛阳袁术袁公路那里,见到才从长安回来的大公子刘和。臣便接过大公子交给臣的信物,紧赶慢赶的来到了长安,第一时间就赶往未央宫,来觐见陛下了!”

  汉献帝刘协连忙问道:“爱卿与何人同来?就敢来到长安,行刺国贼董卓吗?”

  陈勇说道:“臣与小妹陈依然二人,携带两百名亲卫,一起赶到长安城内。臣便第一时间赶到未央宫,找寻陛下而来!陛下聪慧过人,实乃大汉江山社稷之福也!”

  陈勇说完,又从怀中取出大司马刘虞的亲笔书信,还是由侍中种辑,代为转送到汉献帝刘协手中的。大司马刘虞书信中写道,自己深恐皇权离开中原,会使众位诸侯、州牧、太守拥兵自重,致使皇权旁落,分崩离析。

  因此大司马刘虞才决定,命陈勇将军带领死士一起前往长安,好找机会刺杀国贼董卓!董卓一日不除,天下就一日不会太平!大司马刘虞恳请汉献帝刘协要保重龙体,他自会整顿兵马,来人到长安,恭迎陛下回归故里……

  汉献帝刘协看过书信,心内大为感动,于是他笑着说道:“陈将军赶快平身,近前答话!卿那小妹,如若在外面住不放心的话,可以遣她来到这未央宫,朕必定会照顾好她才是了。”

  陈勇赶忙又磕了个响头,才起身,来到小皇帝面前,才又跪倒在地说道:“陛下,臣乃骑都尉陈勇,特意来未央宫觐见陛下的。臣的小妹陈依然,自小疯野惯了,受不得约束,来未央宫一事就罢了吧。臣就是想打听一下,这段时间臣跟在谁身边,更容易找机会刺杀那国贼董卓呢?”

  汉献帝刘协问道:“陈爱卿,刚才数十位禁军侍卫,一起闯入温室殿来,卿是如何躲得过他们众人的搜查的呢?”

  陈勇随即起身,来到旁边的一颗柱子之前,便手脚并用,顷刻之间便爬到了大殿之上,然后隐身在温室殿顶部的大梁之后了。汉献帝刘协和侍中种辑,一点都发现不了陈勇,都钦佩不已。

  陈勇翻身,顺着圆柱慢慢的滑行而下。其实如果陈勇很快,顺着柱子而下,那才是外行的做法。那样很有可能传出响声,让此行计划可能失败。但是不管是汉献帝刘协,还是侍中种辑也罢,两人都不知道从四丈高的柱子上慢慢滑行,需要多高的武功和技巧才行。

  那侍中种辑却抢着答道:“陛下,臣认为陈勇将军此来,正是为我们两队分而治之董贼做法的否定!臣认为应该让陈勇将军代表我们一队,和二队的司徒王允相接触。让陈勇将军代表我们二队,全力配合王司徒之计,好一起铲除国贼董卓也!”

  汉献帝刘协想了又想,才开口说道:“朕准了!只是让陈勇将军怎么与王司徒结识呢?总不能让陈勇将军贸然前去王司徒府邸吧?”

  那侍中种辑说道:“陛下,长安开始连日雨雪天气,陛下明日就推说自己偶得风寒,吾再点醒王司徒,他定当来到皇宫觐见陛下的。到时候您再把陈勇将军请出来,使陈勇将军与王允大人当着陛下的面相识,以后他们二人,定能精诚合作的。陛下以为如何啊?”

  汉献帝刘协说道:“准奏!就依种侍中之言,明日早朝过后,你务必要请王司徒来皇宫见朕啊!”

  侍中种辑说道:“陛下放心,臣必将话语传达到司徒王允。只是不知陈勇将军,今夜让他住在哪里呢?”

  陈勇见汉献帝刘协和侍中种辑都有为难之色,便开口说道:“陛下,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暂定明日午时如果?到时候臣还来到这里,找寻陛下如何何?而且为臣已经答应小妹依依了,要早些回去才行。小妹依依说了,臣如果不回去,她就一夜不眠!”

  汉献帝刘协便答应陈勇可以回去,但是又对陈勇要深夜如何出得温室殿,更是惊奇。陈勇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向汉献帝刘协和侍中种辑大人拱手辞行。再看过去,陈勇已经飘然离开了。

  陈勇的身法并不那么快,但是却消失在后殿之内,本来都已经困乏不堪的汉献帝刘协,此时又开始精神抖擞起来。汉献帝刘协和侍中种辑大人,两人一起前往后殿。他们俩就是要看看,陈勇将军是如何离开温室殿的。可是两人来到后殿,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同之处……

  两人面面相觑,谁都想象不到,陈勇将军是如何进出这温室殿的。但是越是想不通,汉献帝刘协越对陈勇将军充满信心。汉献帝刘协当晚就入住在这温室殿内,而侍中种辑,便离开了温室殿,被禁军校尉送往未央宫内的少府之地。

  未央宫内只有少府这里,有几间房间,可以留来宫中议事的大臣休息之用。汉献帝刘协想保全侍中种辑,就只能用此法,让他不离开未央宫,那董卓手臂再长,也不可能来皇宫拿人吧。而侍中种辑,同样是提心吊胆,宁肯在少府内凑合两晚,也要等到消息稳定后,再回家……

  汉献帝刘协与侍中种辑大人,两人在温室殿怎么也找不到陈勇出去的痕迹。这也正常,因为陈勇同样是在梁基之地,找到的出口。这里其实极小,但是陈勇利用锁骨法,使自己身体变小,才侥幸逃出温室殿的。而再加上侍中种辑出温室殿,引发的动荡,陈勇便借着人员变动,而顺利的离开了温室殿。

  当晚三更三点,陈勇才回到了住所。当陈勇翻身进入后宅,正看到小妹依依,独坐在凉亭之上,抬头望天,仰望星空。此时阴雨天初情,星星、月亮也一起出现在天空之上,争奇斗艳起来。

  那贾琏不敢怠慢,命厨师做好了好酒好菜,摆在大小姐陈依然面前,她却只是望月兴叹。贾琏心知陈依然是在担心主上陈勇的安全,但是自己一个外人,却也不便上前打扰。只能尽可能的温些黄酒,请大小姐喝上几口,好早点休息。

  陈勇翻身进入后宅,正看到独自赏月的依依,便上前答道:“依依,你怎么知道大哥哥饿了?连下酒菜都给我准备好了。而且还特意温上两壶黄酒,真是体贴入微啊?”

  陈依然看到陈勇进来,当他到了自己面前,才起身到了大哥哥身边,举起拳头一顿狂打起来……

  7017k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