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第三百零三章 安景遇五气宗师

第三百零三章 安景遇五气宗师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

  安景沉声道:“那人应该就是齐宣道。”

  “什么!?”

  李复周满脸震惊,内心犹如波涛汹涌一般。

  齐宣道是谁!?

  那可是黑冰台之主,赵国号称无双之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的身份和地位几乎就等同于燕国的大燕人皇,赵国权势最高,实力最高之人。

  但是此刻却突然出现在了燕国玉京城当中,而且还是以一个平平无奇的算命先生身份出现的,谁能想得到呢?

  李复周问道:“姑爷,你确定那算命的就是齐宣道?”

  这里是玉京城,大燕境内高手最多的地方,齐宣道真的会以身试险?

  李复周的内心还是异常震动,久久不息。

  “九成就是他了,这齐宣道和他的那个儿子还真是如出一辙。”

  安景幽幽的道:“当初在平县遇到齐术的时候,他当时也是摆個摊,要给我算命。”

  齐术在平县准备劫走赵雪宁,当时便是以一个算命先生作为掩饰。

  李复周双目一眯,道:“姑爷,你说齐宣道出现在玉京城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安景轻声叹道:“看来也是为了锁龙井而来,不过不知道他是发起之人,还也只是得到了信笺的.......”

  如果是他发起的话,那么黑冰台应该还会有其他高手,包括秦扇其他天煞级别的高手,甚至后金高手也会出现,毕竟后金和赵国现在是同盟已经不是秘密了。

  以齐宣道的身份,在后金与之对应的是何人?

  不是宗政化淳就是太阴魁这两位五气宗师。

  如果不是他发起的,又会是发起的!?

  这个人又会是多么的可怕?

  安景内心都是微微一寒。

  现如今已经知道五气宗师高手便有着嘻哈佛,齐宣道,再加上玉京城当中的人皇,太子身边苏天泽,这四位五气宗师汇聚于此,其中的海水之深,就连安景都是为之心惊不已。

  说不得还会有其他五气宗师出现。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锁龙井,或者说是那一只看不见的黑暗大手在兴风作浪,翻云覆雨。

  李复周满脸狐疑的道:“姑爷,按道理来讲,你的实力也是天下顶尖,那人为何不给你发信笺?”

  安景击败了剑神和剑魔,他的实力几乎便是四气宗师顶峰了,寻常四气宗师根本就不能与他比肩,在天下人眼里四气宗师当中只有大燕国师萧千秋还能够依靠异宝和底蕴与其一战。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虽然安景年轻,但凭借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便可以稳稳坐在天下顶尖高手行列当中,虽然可能是末位,但是凭借他的年纪,将来必定可以跻身前列。

  如果这背后之人真的想要搞出大动作,没道理不给安景传一封信笺。

  安景眉头一挑道:“我哪知道?”

  李复周则是深深看了安景一眼,竖起大拇指道:“姑爷,高啊!”

  姑爷心中的水才是真正深不可测啊。

  安景看到李复周的神情,凝声道:“你不会是怀疑是我吧?”

  李复周问道:“难道不是吗?”

  安景气笑了,“怎么可能是我?”

  李复周认真的道:“对啊,当初我也没想到姑爷竟然就是鬼剑客。”

  说到这,李复周凑了过来低声道:“姑爷,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告诉我,李某绝对对你忠心不二,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你?”

  “当初勾栏听曲的事情,老夫便从未提及过,所以李某的人品你是可以相信的。”

  软磨硬泡加威胁!

  安景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随即长长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人太聪明也不好,分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却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

  .........

  玉京城巷子中。

  那算命先生走到了巷子尾,他的步伐不紧不慢,但随着脚步向着前方走去,每一步踏出都可以看到他的面容发生剧烈的变化。

  等到数步之后,他脸上的面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

  齐宣道!

  黑冰台之主齐宣道!

  安景猜的没错,这人正是黑冰台之主赵国的齐无双。

  作为燕国最大的敌人,此刻的他竟然出现在了燕国的京城,燕国高手最多的地方,同样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大燕江湖有着一位名叫千面鬼影的高手,算是一等一的高手,而后被太子赵重胤招揽,冒充刘青山的身份。

  而在赵国黑冰台有着一位名叫千面修罗的高手,前段时间还冒充安景的身份四处杀戮,造成不小的动荡,这两人都是擅长易容伪装,但是千面鬼影与千面修罗相比连提鞋都不配,不论是修为还是易容伪装。

  千面修罗曾经易容闯进大燕皇宫当中,虽然最后被发现,但却侥幸逃出生天来,从中便可以看出这千面修罗的可怕。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隐藏伪装进入大燕皇宫,也不是谁都可以从大燕皇宫中逃出来的。

  而齐宣道为什么会被称之为无双,不仅是强大的实力,还有那可怕的天资,在萧千秋之前,大器晚成的齐无双后来居上,超越了所有同辈的天才,乃是当今天下资质最好的,被称之为谪仙之材,所谓谪仙自然是很有希望成为大宗师的高手。

  后来萧千秋横空出世,被称之为谪仙大材,现如今则是安景继承,天资再次超越萧千秋。

  但作为最初天下谪仙之材,便可说明齐宣道的资质。

  齐宣道是天才中的天才,妖孽中的妖孽,作为八大天煞之主,八大天煞的本领几乎样样精通,甚至技巧还要精妙数分。

  这千面修罗的易容之术齐宣道不仅会用,而且更精通。

  “哗啦啦!”“哗啦啦!”

  只见狂风吹动衣袍的声音响起,一个黑衣黑袍手持古朴长剑的人影从阴影当中出现。

  “台主!”

  那人对着齐宣道恭敬的抱拳道。

  这人正是千面修罗,他一直在等待这机会,想要杀了安景随后来个鸠占鹊巢,但自从钟山一战后,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也修炼剑道,精力虽然没有完全放在其上,但剑道造诣也是不可小觑,自然知道自己虽然是四气的修为,不论是剑神和剑魔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置他于死地,所以他的想法基本很难实现。

  而这也是他一直蛰伏的原因。

  齐宣道淡淡的道:“我刚才见到鬼剑客了,他的实力比在碧空岛又精进了三分。”

  千面修罗眉头紧皱,道:“鬼剑客实力毋庸置疑,依我看台主或者秦扇姥姥不出手的话,基本上是很难将其斩杀。”

  “是啊。”

  齐宣道看着自己的手掌,道:“他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了这一地步,真是让人惊叹。”

  当初在碧空岛的时候,他只是视安景为未来大患,但远远没有想到这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他就成长了起来。

  快!

  太快了!

  快的让他措手不及。

  千面修罗出声道:“台主,那现在怎么办?”

  “此次若是有机会的,老夫亲自出手,势必要将其斩落。”

  齐宣道沉吟了片刻道:“你不是他的对手便不用搜寻他的下落了,今晚你前往锁龙井去探查一番,顺便制造出一些动静来,给魔教和赵之武的心头加一把火,看看他们的反应。”

  “是!”

  千面修罗也是一个聪明人,听到齐宣道的话,顿时明白了意思,眼中浮现了一道精芒。

  自从锁龙井打造完成之后,便是燕国守备最多的地方,从中可以看出燕国对其的重视,若是今日鬼剑客前往锁龙井作乱的话,那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

  魔教和大燕朝廷本就貌合神离,说不得能够取得一丝奇效。

  ..........

  吕府,月色清冷。

  在后院当中,一袭红色衣衫的檀云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不由得想起曾经在渝州城的时光,那个时候安景和赵青梅便十分喜欢在屋顶赏月,而那个时候自己则和小黑仔坐在石阶上。

  时间过的很慢。

  那个时候她不懂,这月亮有什么好看的。

  现在她知道了,人安静的生活,哪怕是静静的听着风声,亦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诗意。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外公。”

  檀云回过神看去,只见吕国镛佝偻着背正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吕景春走了过来。

  “你看这是什么?”

  吕国镛从后面拿出了一盒糕点,晃了晃笑道。

  “八珍糕!”

  檀云眼中一亮,接过了吕国镛手中的糕点,“外公你最好了。”

  看着那嘴角洋溢起来的笑意,吕国镛也是不由得笑了起来。

  吕景春嘀咕道:“就知道吃,还魔教高手.....”

  檀云修为乃是二品巅峰,自然将吕景春的嘀咕声清晰的听到耳旁,当下挥舞着自己的粉拳,“小胖子,你又欠揍了?”

  吕景春看到这,大喜道:“爷爷你看到了吧,她又要打我,上次打得我两天没下床,我说你不信,你现在信了吧?”

  前段时间,因为周先明成为御书房行走,他和赵雪宁的关系走的很近,吕景春依靠周先明的关系天天去找赵雪宁。

  檀云知道后在旁讥讽了两句,没承想吕景春气不过回怼了两句,最终的结果便是半夜被黑衣人打的鼻青脸肿。

  关键檀云打人,从不当面。

  吕景春知道是檀云打的,但是却苦于没有证据,现如今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证据。

  吕国镛眨了眨眼睛,道:“爷爷耳背没有听到。”

  吕景春:“.......”

  檀云轻哼一声,得意的从盒子当中拿出糕点大快朵颐了起来。

  吕景春则像是落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心中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

  吕国镛淡淡的道:“景春,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去找安乐公主了。”

  吕景春连忙问道:“爷爷为什么啊?”

  吕国镛道:“因为你们不合适。”

  吕景春咬着嘴唇,倔强的道:“我是真心喜欢她的。”

  吕国镛平静的道:“那就把真心埋了。”

  吕景春深吸一口气,第一次反抗着吕国镛,道:“没有她,我怎么活啊!?”

  吕国镛撇了吕景春一眼,道:“活不了,那就去死好了。”

  吕景春嘴巴张了张,随后缩了缩脖子。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吕国镛语重心长的道:“我不要求你成为人杰,但是要时时刻刻知道自己身处位置,保护好自己,同样也是保护好吕门,不是你的不要拿,你要永远记得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景春叹道:“知道了。”

  “食食物者为俊杰!?”

  檀云大口吞咽着八珍糕,眼中不由得一亮,道:“对对对,外公我也是这么想的。”

  吕国镛笑着摸了摸檀云的发髻,道:“还是我的外孙女聪明伶俐啊。”

  檀云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聪明伶俐,心中都是乐开了花。

  就在这时,吕方走了过来,“爹,有人造访。”

  吕国镛笑道:“让我猜猜,是复周和安景吧。”

  “姑爷和师父!?”

  檀云听到这,差点蹦了起来。

  吕方一脸钦佩的道:“没错,就是他们两人。”

  “只要那小子,喜欢晚上拜访人。”

  吕国镛摇头道:“走吧,去看看。”

  随着佝偻着背,缓步向着会客厅走去了。

  檀云快步跟上,道:“外公,我也要去。”

  .........

  会客厅。

  安景和李复周坐在客位,看到佝偻着背的吕国镛走了进来,两人同时站起身来。

  “吕老!”

  “老师!”

  吕国镛笑了笑,道:“坐吧,我说了来到这里不用这么客气。”

  “姑爷,师父。”

  就在这时,一个可爱的脑袋探了出来,满脸惊喜看着安景和李复周,随后吐了吐粉嫩的舌头。

  两人看到这,都是笑了起来。

  安景抱拳道:“这么晚了,叨扰吕老,还请赎罪。”

  吕国镛缓步走到了椅子上,道:“后日,人皇便会在金銮殿上设宴,你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问老夫吧。”

  “吕老不愧是吕老。”

  安景点了点头,直截了当地道:“我得到消息,有人会对锁龙井动手。”

  “锁龙井!?”

  吕国镛轻笑一声,似乎并没有意外,“你是来问锁龙井的?”

  安景点头道:“没错,莪想问询吕老,这锁龙井当中到底封印的是什么,灾厄,枷锁,囚牢,福泽......”

  吕国镛沉吟了片刻道:“对于有的人是福泽,对于有的人是囚牢。”

  安景听到这回答,眉头微微一挑。

  天地灵气的话,对于天下人应该都是有好处的,只有邪祟之气才会对有些人是福泽,对于有些人是灾厄。

  难道灵台寺当中嘻哈佛才是真的?

  “具体是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而且你也应该知道。”

  吕国镛看着安景和李复周,幽幽的道:“因为这天下的未来在你们身上,而不是老夫身上,也不是人皇身上,所以选择权也在你们的手中。”

  安景和李复周对视了一眼,李复周开口问道:“老师,我记得当初你是十分支持建造锁龙井的。”

  当初大燕皇室建造锁龙井,吕国镛不仅同意,而且还有着镇压锁龙井的任务在身。

  “责无旁贷。”

  吕国镛平静的看着两人,“每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选择,复周,你是我的弟子,但是我能够教你的你都学会了,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们如果真的想要知道,何不亲自去看看呢?”

  安景听到这,心中一震。

  自己身上有着地书,完全可以规避掉一些风险,再加上自己如今的实力,确实可以亲自前往那锁龙井看看。

  吕国镛沉声道:“既然你们知道有人对锁龙井动手,应该也知道这玉京城可能会发生动乱,你们也要小心一些才是。”

  这是安景第一次看到面色有些凝重的吕国镛,即使当初在八丈台白眉太监手下救下李复周,檀云的时候,他都是一副从容不迫的神情。

  “我知道了。”

  安景和李复周都是点头道。

  随后吕国镛和两人又是闲聊了一番,才缓缓离去了。

  “你们想要住在这里就住,不想住在这里的话老夫也不留你们。”

  两人对着吕老的背影作了个揖。

  檀云兴奋的道:“姑爷,师父,我好想你们。”

  李复周嘴巴抽搐了一番,檀云嘴里喊着师父,但是双眼却始终没有在安景的身上移开过。

  安景捏了捏檀云的脸颊,道:“你又胖了。”

  檀云脸色涨的通红辩解道:“哪有,我最近吃的都少了,以前三碗饭现在只吃两碗半了,已经很少了啊。”

  李复周暗叹道:若是魔教人人如檀云,可能还真的养不起。

  两碗半.....

  安景听后,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这个胖丫头已经没救了啊。

  安景思忖了片刻看向了李复周道:“三爷,你在这里待着,今夜正是一个好机会,我打算去锁龙井看看。”

  李复周想了想,道:“好,若是有不对劲的话,姑爷随机应变,切记记得命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锁龙井内肯定是高手如云,人去多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安景的实力都遭到了危机,自己去了也是无用,反而会成为一种拖累,不如在锁龙井外接应。

  “姑爷,你要去那锁龙井吗?”

  檀云听闻,有些担忧的道。

  安景摸了摸檀云的脑袋,笑道:“好好和你师父聊聊天吧,他也很想你。”

  说完,安景便向着堂外走去了。

  檀云看着安景的背影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哎!”

  李复周重重叹了口气。

  “师父。”

  檀云听到这颇为幽怨的叹气声,转过头道:“你不说下次见我会给我买很多很多糕点吗?”

  李复周没好气的道:“忘了,你只有要吃的时候才会想起我?”

  檀云佯装失落的道:“我一直将师父的话牢牢记在心中,没想到师父你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忘记了。”

  ‘重要’二字还带着重音,似乎这真的很重要一般。

  李复周眉头一扬,问道:“你记着我什么话了?”

  他可不相信檀云会对他的交代记在心中,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檀云一脸认真的道:“师父你说让我多保重,我一直牢记师父的教诲,一刻都不敢忘记。”

  好一个保重!

  李复周整个脸都黑了,比天空之上的夜色还要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