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下午后晌,小雨渐渐停歇了,雨后的秋风,既凉爽又浩荡,疯子一样的刮着,阴暗的天空很快就被风给撕开了无数的缝隙,蓝天便隐隐约约的从缝隙里露了出来。西边的无极之处,有淡淡的桔黄正在泛出。偶尔的,突然有一群鸟儿,急促的鸣叫着,结网似的从高远的天空上飞过,飞到遥远的无极处。

  地面上的泥泞被风一吹,开始凝固,一脚踏上去,也不再泥泞了。

  冷店一中的教师会已经结束了,家是冷店村或附近村子的教师,开始陆陆续续的离校回家。住校的教师则纷纷拿着碗筷奔向学校的大食堂。

  窗外的天色逐渐变暗,黄昏即将取代今天的光亮。凤鸣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她舅舅的办公桌前看一本神话故事书。

  这本神话故事书是冷战开会之前,专一去英语老师的办公室给凤鸣找来的。

  李庆宾一散会就回到办公室,一句话不说,直接拿起碗筷奔伙上打饭去了。

  冷战一散会也直接回到了办公室,因为他有牵挂,牵挂他的小精灵。他回到办公室见小精灵正在看那本神话故事书,便赶紧将李庆宾办公桌上的破台灯打开。

  按理说接下来他是要回家吃饭的,可他却不想回家。

  如果不回家他留下来干吗?一会儿李庆宾打饭回来,他留下来看李庆宾和小精灵吃饭?

  那实在不合适。

  于是,他便犹犹豫豫的走到门口,从门上取下雨伞,准备离开,又恋恋不舍。当他出门前回头望凤鸣的时候,却惊喜的发现,凤鸣已将那本故事书看了三分之二。

  冷战更舍不得离去,又退回到凤鸣身边。

  “看这么快呀!”冷战没话找话。

  “嗯。”凤鸣没有抬头。只是用鼻子“嗯”了一声,平谈的就像对空气“嗯”一样,就像她无意之中为了调解呼吸而“嗯”的一样。

  冷战还想没话找话,李庆宾突然急慌的跑进来。

  “你盛的饭呢?”冷战不解的问。

  李庆宾将手时原空瓷碗筷往桌角上一放,便冲进布帘里面,抱着一个包袱出来。

  “来不及盛饭了,先把凤鸣的床铺给铺了。”李庆宾很激动的说。

  李庆宾又说:“幸亏王老师还没走。”

  王老师也是冷店村人,她掌管着所有女生宿舍的钥匙。

  李庆宾抱着包袱,急慌的出去,说:“先把凤鸣的床铺给安排好,要不,明天学生一到校,就没有好床位了……”

  一听说安排凤鸣的床铺,冷战二话没说,扔下雨伞,劈手夺过李庆宾怀里的包袱,出门就向后面的宿舍区跑去,他的气势和迫不及待,就像安排他自己的床位一样急。这对于冷战来说,可是他梦中人在晚上休眠的大事,一定要按排好,他冷战不亲自参与这件事,怎么能行呢!

  李庆宾莫明其妙的跟着冷战跑,说不出是感激还是感动。但两者的重量相比,感激的成份还是占的重量大。人家可是大队支书的公子哥,校长平时都看他脸色说话,他却如此不遗余力的帮自己。李庆宾强迫自己很感激的这样想。

  半个小时候之后,凤鸣的床位安置好了,冷战望着空荡荡的大宿舍,砖块支起的低矮旧床板,十瓦的昏黄灯光,又看了看千疮百孔的塑料布糊弄的窗户,呼吸着潮湿发霉的气味,想到今晚就只有凤鸣一个人睡在这里,又突然的不放心起来。

  “今晚就让凤鸣一人睡这里?”冷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凉汗,很担心的问。

  “那咋办?”李庆宾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冷战突然想把凤鸣带回家,让她跟自己的母亲凑合一晚。可他怕李庆宾不同意,毕竟他只是弟兄三人,没有一个姐妹。因为他已经发现,他一对凤鸣热情,李庆宾就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所以,他不敢提出带凤鸣回家,可他也不想让凤鸣一个人睡在这空荡荡又阴潮阴潮的大宿舍。

  怎么办?

  冷战突然想到了住校的女教师。可以让凤鸣先跟住校的女教师凑合一晚呀!可是,住校的女教师是有几个,不是孩子跟着住,就是夫妻二人同在这学校做教师,既然是夫妻,晚上当然也要住在一起了。冷战绞尽脑汁,思前想后,突然想到了教初三英语的杨老师,立即惊喜的说:“让凤鸣先跟杨珊老师凑合一晚吧!”

  李庆宾一听,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丧着脸说:“我也想到了,可人家杨老师家是县城的,平时跟下锅菜一样干净,我家凤鸣这个样儿,她能不嫌弃。唉,算了,我实在张不开这个口,万一被她拒绝了,以后见面就不好说话了……”

  “哪个要你去给她说,我去给她说,她敢不同意。”冷战说着,人已跑出去。

  李庆宾望着他的背影,回想着他这一天对凤鸣的热情,越发莫名其妙了,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他冷战可是冷店支书的大公子,几千人口的冷店村,支书无疑就是村里的土皇帝。李庆宾可是亲眼目睹过冷店村的人一见到冷战那个小巴结的样儿。还有校长对待冷战的态度也是极其友善。而他李庆宾在学校里可是被人三分看不起的,这可能是家族遗传的烂眼的缘故,也可能自己是外乡人的缘故。

  他虽说与冷战同一个办公室一年了,可这一年来冷战从未对他的事情如此上心。

  也就是说,冷战今天对他的事情上心,主要是因为凤鸣。他为什么对凤鸣上心?是不是因为凤鸣的父亲在年轻时做的那件丑闻?

  他也耳闻冷战的父亲与村里的一些漂亮年轻女性有那种关系的事情,这冷战会不会也是……

  李庆宾胡思乱想到这里,突然紧张起来,刚才的感激和感动变了恐惧和不安。这一次,恐惧和不安的成份,恐惧的占的比重很重。于是,他急忙去追冷战,他要拒绝冷战的热情,以杜绝后患。

  此刻,教初三英语的杨老师打扮的像只漂亮高贵的小母鹿。她听到有人推开虚掩的房门进来,立即从布帘里的卧间蹦跳出来。她与李庆宾一样,也是在办公室的中间拉了一条布帘,布帘里面是她睡觉的卧间,外边是办公室,与她同办公室办公的女教师也像冷战一样,家是冷店村的,放学之后回家去了。

  杨老师见进来的是冷战,就像迎接贵宾一样热情恭敬:“啊呀!贵客来了!”

  她说着,将办公椅推给冷战,立即进布帘里拿出一把香椎,啪一下摘开两个递给冷战:“吃吧!从家里带的!”

  冷战本来是想直截了当的说让凤鸣今晚跟她杨老师先凑合一晚,可见杨老师如此热情,不等他开口先拿香蕉给他吃,便伸手接过香蕉,倒不急着先开口了。

  先吃香蕉润润口再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