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当请过假的凤鸣出厂,再次站在冷战面前时,他惊呆了。因为凤鸣换了时尚好看的浅灰色中山装,把那精致的五官衬托得如同天人。

  深秋的落日,像一枚刚出炉的大烧饼,只是被西天给狠狠的咬了一个大豁口。

  冷战骑车带着凤鸣,回到冷店,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带凤鸣去了他的砖厂。

  他这不仅是向凤鸣炫耀他的砖厂,也是向厂里的工人炫耀她的凤鸣。

  冷战和凤鸣定亲之前的绝食,当时不仅在冷店村传遍了,附近村子也早传遍了。而砖厂的工人,几乎都是冷店村和附近村的村民,他们一听说厂长带着未过门的媳妇来了,纷纷丢下手里的活儿,哗的一声簇过来,争相围看凤鸣。

  凤鸣已经换下了半旧的运动服,穿了一套浅灰色的中山装。中山装,这是当下流行于年轻人之间的服装,还是比较时尚的年轻人的服装,凤鸣进了棉花厂之后,出去逛街,一看到别的成年女孩儿穿着好看的中山装,便喜欢的彻夜难眠,发了工资便上街购买布料,直接送裁缝铺量身定做了一套,还是她最喜欢的浅灰色,然后留下生活费,才回去将剩下的工资交给她伯。

  凤鸣的年纪,穿上这套中山装,显得比她的年纪成熟太多,不过,她喜欢,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才十四岁,当厂里有人问她年纪的时候,她便慌说自己十七岁,或十八岁。

  不过,这套中山装虽然显得比她年纪成熟,却好看的很。她从别人回望她的眼神中也感到了好看。平时很少穿,只有逛街时才舍得穿,今天来冷战家,她当然要穿上这套好看的中山装了。当时她穿着这套中山装出现在在大门外等她的冷战面前,冷战目瞪口呆的状态,让凤鸣受用的很。

  但对于砖厂的工人来说,凤鸣那好看的中山装,只是城里人的时尚。于他们来说,凤鸣那是一张很远古的五官,只是怪异,并不好看,唯独那双漆黑如夜的双眸,在璀璨瑰丽的晚霞中,仍然如星辰一样明亮。

  所以,砖厂的工人看了凤鸣之后,都觉得她是配不上冷战,更不理解冷战为什么会看上凤鸣,还为她绝食。特别是此刻,冷战像天神呵护镇天宝物一样,呵护着他们看上去很怪异的凤鸣。牵着她的手,一直牵着,满脸都是满足和幸福,幸福的无以复加。

  一时,工人私下是议论纷纷,有说凤鸣丑的,有说还可以,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说凤鸣好看的。

  “咱厂长的眼是不是狸了?就这样的妮儿还绝食?”

  “丑不丑吧,人家现在可是公家人,估计厂长就图她是公家人。”

  “据说厂长绝食的时候她还不是公家人,是厂长的学生。”

  “鬼迷心窍。”

  “对眼好不好。”

  “这小丑妮算掉福窝里了。”

  “”

  ……

  在砖厂炫耀够了,冷战开始带凤鸣回家。也不骑车了,而是牵着凤鸣的手一路徒步。

  从砖厂回村里,要经过几里地的田野。

  今天的凤鸣,穿了一双五公分的半高跟鞋,她被冷战牵着手,走了不到一里,脚崴了几次。本来是想带凤鸣走路,冷战是想多说些温情话,没想到反而让凤鸣遭了罪。于是,冷战便背起凤鸣,走在乡间小路上。为了抄近路,他便斜穿过一片野地。

  野地里,豆子和玉米都收割了,一部份已经种上小麦了,还是麦棉套。所谓的麦棉套,就是两镂麦之间,留一镂空地,等明年麦收之前种栽棉花。这样,既不耽误现在种冬小麦,又不耽误明年种棉花。

  因为棉花的收入高,农村几乎家家户户种棉花,有的农户种的多,一年棉花的收入就有几千,够盖一栋新房了。

  冷战背着凤鸣,专走已经收割过豆子和玉米的空白地,或者麦棉套。但必要时,还要穿过很难走的棉花地。

  野地里的棉花还没有拔,因为棉花棵上还有很多棉桃没有开放,如果提前拔掉棉花棵,棉桃开出的棉花质量不好,很胎,没重量,还卖不出好价钱。

  那些棉花,暗绿的叶子上泛着枯斑,就像中老年妇女一样成熟。棉花棵里散落着稀稀拉拉的野草野菜。那些野草野菜,和棵花的颜色一样,正在衰老,就像这个衰老的季节。

  冷战背着凤鸣在穿过一片棉花地的时候,他在想着逗凤鸣开心的话,因为凤鸣从棉厂请假到现在,话一直不多,问她什么,回答什么,不问她,便不吭声。而小见面那一天,她可真能说,特别是说手绢没用处那番话,冷战每想起来,都忍俊不禁。

  “冷战。”凤鸣突然直呼冷战的名字。

  “嗯。”冷战有些难以相信。

  凤鸣直呼他的名字了。定亲之前都是唤他冷老师,定亲后什么也不叫,都是直接说话,有时候说话的时候也不看他,就像与风说话一样。可此刻,在这倦鸟急归的黄昏,他背着凤鸣,本来就幸福的一塌糊涂,而凤鸣又直呼他的名字,他一下子醉了。

  直呼名字之后,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冷战期待着凤鸣接着说,可凤鸣不吭声了。

  “咋?你说呀。”冷战吃力的扭头催凤鸣。

  好一会儿,凤鸣才说:“想问你个问题。”

  “问呀,问多少个都行。”

  冷战等着她,凤鸣又不吭声了。

  “咋了?问呀。”冷战又吃力的扭头看她。

  凤鸣这才说:“小见面那天,我们上县,买了好多书,其中一本是啄木鸣杂志,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一提那次上县买书,冷战就英雄气短,说话也不自然,“咋啦?”。

  凤鸣说:“上面有一篇,写的是有个红军被捕了,连他本人都不知道在监狱里关押多少年了。他身体糟糕极了,可能快不行了。好多天都没进食喝水,好几天都躺在冰凉潮湿的地上一动不动,看押他的敌人还以为他死了,或者没死透,正在死透,反正就是懒得理他,就和另外一个看押监牢的敌人谈论当前形势,说什么朱毛又在哪里打了胜仗等,反正谈话涉及红军了。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那个几天都没有动一下的红军,听到二人的谈话涉及到红军,他身体突然动了一下,又停了好一会儿,他竟然吃力的扭过脸,望向谈话的方向,目光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凤鸣说到这里,又不吭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