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的心意是繁华似锦的盛世 > 第407章

第407章

  十几年后,贾玉轩和丁主任从N市里开车回县城,路过棉厂时,棉厂已经变成了无人的荒废王国。只见破落的围墙上,这坍塌一段,那坍塌一段,棉厂成了荒芜野草的海洋,破落的保卫科和车间宿舍隐约可见。硬件区域好像种上了玉米,因为整个棉厂只有硬件区域不是水泥地面,车间楼和灯塔虽然还坚强的屹立着,却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在十几年前,贾玉轩调到县办公室任主任,丁厂长接任了贾玉轩的职位,主持县棉厂的全面工作。

  贾玉轩在县办公室主任上任职三年,出任某局一把手,当时棉厂开始衰败,贾玉轩劝丁厂长想办法跳出供销系统,但是,在棉厂伸腿前,丁主任拼尽所有能拼的人脉和权脉,仍然没有跳出供销系统。当时,他像沉船上的求生者,还在绝望而无助的拼命挣扎。

  贾玉轩在某局还没干到三年,以前主持全面工作的王县长就把贾玉轩调到了省城,任他当时的秘书。

  贾玉轩临去省城之前,眼看着县棉厂就要树倒猢狲散了,丁主任却还没有脱离那条沉船,于是,他便动用自己的人脉和关系,在沉船覆没之前,将丁主任从给捞了出来。

  当时,对于贾玉轩来说,他需要从即将沉没的棉厂里捞出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妻子林凤鸣,一个是丁厂长。但思量再三,最后他选择了丁厂长。

  他这样做,并不是他与丁厂长的感情很深厚。

  就像三国深义里的贾诩一样,有一次贾诩奉张绣之命去拜见曹操,曹操见贾诩智谋高深,很是欣赏,想留下他为自己所用,当时贾诩说了这样一句话:绣对吾言听计从,吾不忍舍之。

  二人在棉厂时,丁厂长对贾玉轩也是言听计从。以至于当时身边少了丁主任,贾玉轩就不能得心应手的发挥。

  贾玉轩经过权衡,最终还是将丁主任调到了盐店乡机关为办公室主任,而老婆林凤鸣的工作关系被留在了供销系统。但他把她调到了县社工会。

  丁主任干了半辈子办公室主任,好不容易当上了棉厂一把手,棉厂却要沉没了。他最终又回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

  不过,这个乡办公室主任的可是金子做的,他以前的办公室主任,包括棉厂一把手,都是瓦片做的,稍有不慎,就会碎片一地。

  贾玉轩给曾经的王县长做了五六年秘书,开始被外放任职,一直到现在在N市主持全面工作。

  贾玉轩被外放任职的第一年就把丁主任给调到了身边,一直到现在在N市主持全面工作。他曾经也要把丁主任给外放任职的,可丁主任说,年龄越来越大,他不想在官场上折腾了,就想跟贾玉轩工作到退休。

  明天是中元节,今天二人从N市回来,又一次路过了县棉厂。

  二人曾经参与了棉厂的辉煌,十几年后的今天,二人再次路过棉厂,却见证了棉厂的悲壮谢幕。

  曾经的百足之虫,不但死了,还僵硬了。

  “老大,门岗上好像有人。”丁主任说。

  “是吗?”贾玉轩也望向车窗外的棉厂。

  “要不要停下去看看?”丁主任问。

  “可以。”贾玉轩说。

  将车停在路边,二人下车,走下官路,来到西门前,生锈的大门还挂着生锈的大锁,南边的偏门虚掩着,二开推开进去。

  贾玉轩感概说:“有一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衰败。”

  “老大你看。”丁主任示意贾玉轩去看门岗。

  隔着窗户,只见门岗的屋里确实坐着一个白发老人,正坐在快散架的藤椅里看一张破旧的报纸。

  丁主任推开虚掩的房门,那白发老人也从报纸上抬起头。门岗上的东窗前,一位白发老人正隔窗望着在废墟的草丛中吃草的羊群

  “皮支书?”丁主任很吃惊。

  皮支书一眼就认出了贾玉轩和丁主任。东窗前的老人闻声转过身,他原来是花脸老门卫。一看到贾玉轩和丁主任,花脸门卫是激动的赶紧迎了上来。

  “二位这是多年归来年愈少了,都不显老。”皮支书惊讶的说。

  “没想到皮支书这么有学问,出口成诗。”丁主任笑说。

  四个人便都笑了。

  “您俩再年轻,都没有林会计年轻,她可还是当年的模样,半点也没变。”花脸门卫说。

  “你怎么知道?啥时候看见林会计了?”丁主任奇怪的问。他以为花脸门卫最近几天去过贾玉轩家里。

  “前几天的擦黑,她来棉厂了。”花脸门卫说。

  老门卫说罢,又问贾玉轩:“那天你是不是和林会计拌嘴了?”

  “没有,怎么了?”贾玉轩很纳闷。

  贾玉轩又问:“她来棉厂做什么?”

  “谁知道呢。”花脸门卫说,“那天擦黑的时候,林会计坐三轮来棉厂,提着包下了三轮,兴冲冲的下了官路,刚走到斜坡就僵住了,傻子一样站在那儿。”

  花脸门卫又说:“这么多年了,贾厂长也舍不得给林会计买件新衣服,还是穿着在棉厂上班的旧衣服,连包都好像是以前上班时的。”

  “怎么回事儿?”丁主任笑着问贾玉轩。

  “别当了领导就喜新厌旧,嫌弃人家林会计。”皮支书诡笑着说。

  “你和林会计有孩子了吧。”花脸门卫问。

  “有,两个儿子,老大上高中,老二上初中。”贾玉轩说。

  贾玉轩又追问花脸门卫:“那后来呢,凤鸣怎么了?”

  “也不是。”花脸门卫说,“我给你说,那天吧,我收拢了羊群正准备走,当时正给这西门上锁。看到有辆老式三轮停公路上,林会计从三轮上下来,把我给稀罕的,还以为她有事来寻我呢。因为现在,除了我每天来这里放羊,没别的人来。”

  “我不是人?”皮支书没好气的问。

  “你又不天天来,做梦似的来一次。”花脸门卫说。

  贾玉轩一听到花脸门卫嘴里的“做梦”二字,瞬间感到脊背发凉。

  凤鸣曾经做过两次相同的梦,第一次是新婚之夜,第二天是婚后的夏夜。凤鸣的梦境和花脸门卫说的场境很吻合。凤鸣说,她梦见整个棉厂都荒芜了,只有花脸老门卫站在生锈的铁门里怔怔的望着她。

  “那最后呢?最后凤鸣是怎么离开的?”贾玉轩很迫切的追问。

  在梦里是凤鸣突然醒了,他现在特别想知道,在那天她在花脸老门卫面前是怎么离开的。

  “我还纳闷呢,也没看到她离开。”花脸老门卫说。

  “怎么可能呢。”贾玉轩故意这样说。他主要还是让花脸老门卫继续说那天的事情。

  “真没看见林会计离开。”花脸老门卫说,“那天吧,林会计傻傻的站了一会儿,突然哭着大喊起来,一直喊你的名字,当时把我的心都哭碎了。天要黑了,你说说,这荒郊野地的,公路上车辆也少了,她一个人站路边哭喊很不安全,我赶紧开锁出去。可等我开锁出去,却发现林会计不见了,我赶紧跑到公路上寻她,也一直看不到她。唉,当时别提多难过了,回去就和皮支书说这事儿,还以为你喜新厌旧不要林会计了,当时我俩还说,如果你和林会计有孩子了,林会计还好过一点,如果没孩子,这林会计这下半辈子可就惨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贾玉轩明知故问。

  “我一辈子也没编过瞎话儿。”花脸老门卫急了,“不信你问皮支书,那天我也和他也这样说来着。”

  “是真的,那天晚上他一回去就跑我家说这事儿。”皮支书赶紧给做证。

  “好了,不聊那件事了,我没有喜新厌旧,我和凤鸣好好的。”贾玉轩说。

  “那就好。”花脸老门卫说着,又望向丁主任,“不像你,一当上棉厂一把手就和老婆离婚了,现在又结婚了吗?”

  “还说我呢,你不是也没守住你的宝贝老婆。”丁主任回击说。

  “他还没再婚呢,你们村有合适的给他介绍一个。”贾玉轩说。

  皮支书笑了:“有合适的也轮不到给他介绍。”

  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