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的心意是繁华似锦的盛世 > 第260章

第260章

  贾玉轩和凤鸣来到迷你锦衣店,已经十一点多了,店里的客人依然很热闹,那个女店员依然热情的招呼客人,柜台里还有个一瘸一拐的中年男人给她打下手。如杨珊所说,大概那中年男人是她装了假肢的伯吧。

  女店员一看到凤鸣,招呼客人的态度和声音立即变得不自然起来,

  她连三赶四的将客人应付完,又从包里掏出十元钱递给那个中年男人,吩咐他出去买两碗凉皮,和几个烧饼。

  “下面条吧妮儿,过日子可不是这个过法。”中年男人没有接钱。

  “让你去你就去!”女店员冲那中年男人吼道。

  中年男人一怔,接了钱,一瘸一拐的出去了。他大概就是女店员的父亲吧,装了假肢了父亲,出门的时候还一直警惕的回头望贾玉轩和凤鸣。

  贾玉轩只是冲他点头微笑。

  店里只剩下凤鸣和贾玉轩的时候,女店员手里持着取衣服的钩棍,冷冷的打量了凤鸣,又打量贾玉轩。

  贾玉轩立即冲她点头微笑,以示友好。她没有任何回应,又去打量凤鸣。

  凤鸣很欣赏的望着店里的衣服和布置,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这是他的店。”

  “现在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女店员冷冷的说,并一脸的敌意。

  “我知道。”凤鸣笑着说。她一点也不在乎女店员的不友好态度。

  “既然知道,还来做什么?你们都结婚了,你是大赢家,这是来向我炫耀吗?”女店员冷笑着说。

  “不是,我们早退亲了,和他结婚的是别人。”凤鸣的仍然仰头打量衣服。

  女店员一脸的难以置信,僵在那里。

  “你说什么?”女店员声音颤抖的问。

  “我和他早退亲了,和他结婚的是别人。”凤鸣一听女店员的声音不对劲,这才把目光从衣服上收回来,望向女店员。

  女店员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是目瞪口呆,喘着粗气,情绪有些失控。

  跟了他冷战好几年,无时无刻都奢想着嫁给他。当发现他和未婚妻出现问题时,她问他,如果跟未婚妻没有走进婚姻,可不可以考虑自己,当时他连哼唧一声都没有,只是翻眼看了看自己。

  跟他这么多年,那自己在他眼里算个什么,纯粹就是陪他睡觉的吗?

  女店员慢慢走向角落,那里有一面小方凳,她无力的将手里的钩棍竖到角落,那根钩棍没立好,哐的一声砸到她身上,然后又哐的一声倒落在地上。

  那女店员好像突然之间没有了精神支撑,慢慢坐在那小方凳上,双手捂住了脸,浑身抖动起来。

  凤鸣本来是来看看她,顺便告诉她冷战不娶她是因为她床下的烟头,而那些烟头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的。

  现在看她这样痛苦,哪还敢再提那事,那只会让她更痛苦。

  这尘世的人,不定谁栽在谁手里呢,眼前这个女店员做梦也不会想到,她会栽在素不相识的杨珊老师手里。但也不能排除,冷战即便没有看到她床下的那些烟头,也不会娶她。因为冷战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神经病。

  好一会儿,那女店员才慢慢转过身,去拾起地上的钩棍,重新将它竖在角落,然后又无力的坐在小方凳上,浑身仍然颤抖不停,大夏天的她好像很冷一样。

  她像中了魔咒一样颤抖不止。

  凤鸣想上前安慰她。贾玉轩立即拦住了凤鸣,示意她赶紧走。

  二人出门的时候,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回来了,他一手提着凉皮儿,一手抱着烧饼,一瘸一拐,走的很急,大概是担心自己的女儿吧。

  二人回到车上,贾宇轩正色说:“我都说了,林会计不该来这里,不应该再纠结过去了。”

  贾玉轩对凤鸣的做法不满意时,就会称她为林会计。

  贾玉轩又说:“有的人,被蒙在鼓里反而是好事。”

  “嗯。”凤鸣点头,面有愧色,“可如果不来一趟,我不相信这会是真的。我就是想来看看这里,来看看她。”

  凤鸣又说:“你说他这个人,不仅是脑子有毛病,还害人不浅呀……”

  “他这不算害人。”贾玉轩打断凤鸣的话,开始启动车。

  “算什么?”凤鸣不解了。

  “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贾玉轩说着,好看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两抹诡笑。

  凤鸣听他这话觉得别扭,很不满的翻了他一眼。

  “你瞪我干什么?”贾玉被凤鸣给瞪轩乐了。他英武的五官上绽露着迷人的坏笑,开着车,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说,“你没听杨珊说吗,她从他那里掏了不少钱,都掏成村里的富户了。有害人把人害成富户的吗?”

  凤鸣一想也是,也忍不住笑了,说:“好了,来看过了,也证明杨老师说的没错,我这心里也干净了。”

  “那个败类打坏了一手好牌。”贾玉轩很惋惜的说。

  贾玉轩又说:“你有没有从那女店员身上发现了什么?”

  贾玉轩说这话时很深情的望了一眼凤鸣。

  凤鸣若有所思了一下,便说:“发现了,一听说他娶了别的女人,都快崩溃了,是不是这样。”

  “你说的哪跟哪?”贾玉轩又深情的望了一眼凤鸣,说,“我发现那个女店员,除了比你胖一些,除了她的眼睛,她的身高和脸型可都与你很酷似。”

  贾玉轩又说:“还有,她看起来很有心计。”

  “我感觉我比她高。”凤鸣说。

  “高不了多少。”贾玉轩笑着说。

  贾玉轩又说:“那个败类等于找了一个你的替代品,你还真得感谢那个女店员。还有那次,还多亏了她向你哥报信儿。”

  贾玉轩又说:“如果那个女店员拥有了你这样漆黑神秘的眼睛,会和你更酷似。”

  贾玉轩又望了一眼凤鸣说:“害怕不害怕?真是细思极恐。”

  贾玉轩望了一眼车窗外,感叹说:“好在阴霾已散,雨过天晴了。”

  贾玉轩说着,英武的脸上绽露着浓浓的笑意,深情的望向凤鸣,凤鸣便回报他一个羞涩的微笑,当下的一切让贾玉轩很是欣慰。

  刚才从医院出来时,贾玉轩还很担心凤鸣的心情,也很自责,不该答应丁主任提的要求,不该带凤鸣去医院去挨杨珊的责难,还打算陪她直接回厂里去,现在见她开心了,还说心里干净了,他的心里自然是更干净。

  直到现在,那过去的事情才彻底成为过去。

  那个砖厂老板结婚了,说不定明年就能喜得贵子做父亲,老婆孩子热炕头,会让他安生的;杨珊抑郁了,但这是好事,她不用再苦苦的等待那个砖厂老板了,她如果能走出抑郁,等于获得重生;女店员虽说气得浑身发抖,但她的气只是暂时的,抖不了多久,说不定吃了午饭就云消雾散,雨过天晴了。因为她虽说陪那砖厂老板睡了那么长时间,但二人是各有所需,她已从他那里得到了她需要的东西,还得到的很心安理得。刚才她听凤鸣说砖厂老板娶了别人,只是如同一颗石子突然落在水里,留下的涟漪。她的气也只是暂时的,还不至于像杨珊那样放不下,气过之后说不定还会偷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