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看到凤鸣的那一刻,冷战是顾盼神飞,笑容灿烂。他没有直接进教室,而是很享受的隔窗打量着犯怔的凤鸣。

  心想:还真让李庆宾那个烂眼说照了,凤鸣还真在这里。

  这真是佳人幽居在空谷。

  她在想什么?那么入迷。

  凤鸣此刻是不是想起了前生?想起了前生里的我?想起了前生的约定?她正在回味前生的一切吗?

  一定是的,她发呆的出神,只有在回味前生才这样的,因为我回味前生的时候也如此。可她知道前生里那个相约之人是现在的我吗?嗯,她即使不记得,等她慢慢长大了,我也会告诉她这一切的。

  可她现在那么小,什么时候才长大呀?她今年12岁,再有六年她就十八岁了,等她十八岁那一年再告诉她。她知道了前生的一切之后,会是怎样惊喜。可她一点也不知道我冷战现在就知道了这一切,到时候她会不会埋怨我不提前告诉她呀……

  冷战正浮想联翩,又来了几拨认班的初一学生。

  “一三班。”

  “一三班在这里。”

  有一拨认班的学生一看到门额角上的一三班标志木牌,便惊喜的涌进教室,喧哗着在教室里的走了一遭,打量了凤鸣一番,便又喧哗着涌了出去。

  而凤鸣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冷战离开那扇窗,迈进了教室。

  “凤鸣!”冷战惊喜的像突然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激动的走到凤鸣的身边,惊喜的问,“你怎么坐在这里?嗯啊?傻不傻你?”

  “傻不傻”这三个字是冷店村的口头语,连三岁的小孩儿都会说,冷战当然也说得很溜。

  只是冷战的语气和神情,完全不像是老师对学生说,更不像大哥哥对妹妹,而是像对分别很久的恋人说。

  正发呆的凤鸣根本就没看到冷战进来,仍然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山墙,被冷战突然这一问,思绪才猛然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惊回来,她像是很烦感冷战的突然到来——突然打乱她的思绪。于是,她精致的五官皱了皱,双眼直视冷战,像望着自己的同龄人。

  “那这个时候我应该坐在哪里呀?”凤鸣冷冷的反问。

  冷战一怔,无言以对。

  是呀,这个时候她不坐在这里,那她应该坐在哪里?大宿舍?那么乱。校园里?那么吵。只有教室还暂时清静些。

  可冷战不想难堪,立即伸手扯着凤鸣的胳膊说:“走,坐到前边最中间,过几天排座位的时候,我会跟班主任打招呼让你排在前边最中间。”

  冷战以为,凤鸣会立即露出感激的微笑,随他走到最前排,谁知凤鸣根本就不承情,别说开心的笑了,而是很烦感的甩掉冷战的手。

  “我不坐在最前排,我就喜欢坐在最后排。”凤鸣很冷淡的说。

  “为什么?”冷战吃惊的问。

  他初为人师这一年多,最知道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几乎都坐在前边中间的位置,以方便随时向老师提问题。这并不是因为学习不好的学生喜欢坐在边缘地带,而是老师有意安排的。

  凤鸣她不喜欢坐前边,莫非是为了逃避学习吗?因为平时只有学习成绩差的落后生才喜欢坐在最后排,这样可以逃避老师的有力监管。

  “因为坐在最后排,可以看到全班的学生,而全班的学生却看不到我。如果坐在前边,就等于坐在全班学生的视线里,成为全班学生随时就看到的焦点和目标,我不喜欢成为全班学生看的目标,我不喜欢所有人注意到我。”凤鸣背过脸去淡淡地说。

  她语气和神情都像是对一个同龄人说话,又像对周围的墙壁说话,没有丝毫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拘束和羞涩,更没有把冷战当老师。

  原来如此。这让冷战很吃惊凤鸣那超越常人的思维分析。

  前排和后排,一个座位而已。坐前排便置身于全班学生的视线之中,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全班学生的监视。而坐后排却能监视全班学生的一举一动。她分析的这么深奥。这是他这个成年人以前从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而眼前的小精灵却深谙此道。

  此刻,冷战才突然理解李庆宾老师为什么一见面就说凤鸣相貌怪异了。其实,这句话里同时也包含着她的性格怪异。

  于是,冷战恐惧的望着倔强的凤鸣,像望着一个刚刚训斥了自己的老师一样,竟然不知所措起来。李庆宾刚才还说凤鸣不傻不精的,可她怎么会傻呢?傻人怎么能说出这样逻辑清晰的话语?做出这样深奥又怪异的分析?

  唉!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事情,凤鸣她从小就成了周围人评头论足的目标和焦点。这也难怪呀!他爸爸的丑闻在当时都惊动的很厉害,家喻户晓,就是十多年后的现在,还是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呢!

  她一定是被周围人议论怕了,围看怕了,所以,她只想让别人遗忘她,冷落她,才养成如此孤怪的嗜好,如此可怜的嗜好。

  可怜的小精灵。

  冷战突然一阵心痛,他决定尊重凤鸣的这一嗜好。于是,他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说:“好吧!你既然喜欢坐在最后排,过几天排座位的时候,我跟班主任说,把你排在最后排。可你坐在最后排,一定要用心听讲,不能走神。”

  凤鸣的脸上立即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但还是被冷战给捕捉到了,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心想:难道她是以不喜欢成为全班同学随时就能监视到的目标为借口,来逃避学习?

  凤鸣见冷战一直盯着她的脸,在揣摸研究,赶紧收回冷淡的目光,低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拘束起来,脸上也荡漾着与她的年龄相符的拘束和愧疚。

  冷战笑了。他终于在凤鸣的脸上看到了她这个年龄特有的拘束和愧疚。

  门外边,又有几个女生来一三班认班,忽然看到教室里有一个帅气挺拔的青春英俊男人,立即好奇的探头窥看。

  “班里还没人。”

  “这是谁?”

  冷战回头一望,她们像一群小动物突然看到了陌生人一样惊慌,赶紧缩了回去,并叽叽喳喳的悄声议论,还偷偷着隔着低矮的窗户探头冷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