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开学了,初一升到了初二,初二升到了初三,而初三的学生升到了东边院子里的高中。

  班级升了,教室也换了,男女学生不时的在教室门前穿梭认班。

  不时的,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到一三班认班,当看到门楣上钉着的一三班门牌时,会发出惊喜的叫声:

  “一三班在这里!”

  然后,便安心的离开。

  偶尔的,也会有结队的学生或单独的学生探头向教室里张望,当看到只有凤鸣一个人坐在最后排发呆时,便像无趣的小动物一样,又嘟嘟囔嚷的离去了。他们或她们并不急于抢坐位,因为开学之后老师要按身高重新排座位。

  冷战是去年伏假之后到这个学校教学的,这是他第二次领教开学当天如此杂乱吵嚷的场面了。

  此刻,他很关心凤鸣,关心那个安静呆板的小精灵,他望着校园里如捅了马蜂一样乱哄哄的场面,一直在想,如此乱哄,小精灵会不会感到很难受?

  冷战想着,便向女生宿舍区走去。

  他当然知道凤鸣的宿舍,昨天下午他跟李庆宾一块去过那个初一女生大宿舍,凤鸣的床铺位置还是他冷战挑选的,他还帮李庆宾给凤鸣的床铺上面支棚木板来着。

  按理说,男教师是不应该随随便便去女生大宿舍,特别是正青春的男教师。可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百无禁忌,别说男教师了,连女生的男性家长都在女生大宿舍里忙前忙后的乱钻。

  此刻女生大宿舍里,虽说不再为抢占床位而拥挤,可学生们忙着挖掘开发能放置洗漱用品和衣物的地上空间,有的家长仍然在跑前跑后的将带来的粮食交到食堂会计那里,又将用粮食换成的饭票小心翼翼的交给学生,并一再嘱咐学生要小心保管。

  冷战扒在女生大宿舍的窗户上,隔着敞开的窗户向凤鸣的床铺上观望,激动的心情就像偷窥他的新娘沐浴。

  当他看不到凤鸣时,双眼立即变换了聚焦的高度,像探照灯一样,在整个大宿舍里全方位的扫描搜寻,可仍然没有扫描到凤鸣的小身影,他便急了,这一急,也不再顾及了,径直走进女生大宿舍,急切的放眼将所有角角落落里的人都扫了个遍,确信凤鸣不在宿舍,急忙的来到宿舍外边,扫描了几圈,仍然看不到凤鸣,这才匆忙走出女生宿舍区,他一边急走,一边左顾右盼的寻找凤鸣。

  那小精灵跑哪里去了?

  会不会见到同村的学生家长,因为想家就跟同村的学生家长回去了?

  不可能呀!她家里是后娘,这有后娘必有后爹,她哥哥又不在家,没有母爱的家有啥可想的?

  ……

  冷战胡乱猜着,人还没跨进办公室,就已经焦急的喊上了:“李老师!李老师!”

  有几个学生家长正围着李庆宾询问情况。

  一个家长说:“学校的菜会不会放花椒?我孩子不吃花椒咋办?”

  李庆宾说:“这得入乡随俗,要不就炸瓶瓜豆让孩子带学校。”

  有个家长说:“我孩子太胆小,在学校会不会被欺负?”

  李庆宾摇头:“说不会的。”

  有个家长说:“我孩子上小学就一直怯气老师,一见老师话都说不囫囵,你说这咋治?”

  李庆宾说:“这没法治,也不能因为你家孩子怕老师就让老师都回家,这学校,老师和学生缺一不可。”

  ……

  这大概是一群初一学生的家长,临走之前路过这里,看到李庆宾一个人在办公室很闲,正好逮住问个够,反正不问白不问。就如同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图个消遣。

  这群家长只是消遣李庆宾,李庆宾却回答的极认真。

  冷战一进来就打断他们的交谈:“李老师,小凤鸣不在宿舍。”

  “哦。”李庆宾看也没看冷战。

  几个学生家长见冷战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认为他摊上急事了,更认为他摊上的急事和眼前的烂眼老师有关系,于是,便呼啦一声离开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没啥事,只是和李庆宾闲聊。

  李庆宾送几个学生家长到门口,然后回到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桌面。

  学校现在这么兵荒马乱的场面,凤鸣不在宿舍,冷战心里担心的直上火,可李庆宾跟没事人一样。

  “李老师,你聋了,凤鸣不在宿舍。”冷战很暴力的拨拉了一下李庆宾的胳膊。

  “腿在她身上长着,不在宿舍不很正常吗。”李庆宾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冷战说。他心里烦极了冷战,又不便发作。因为他没理由发作。

  “我昨天可就觉得她古古怪怪的,她会不会想家,一个人跑出校了?”冷战担心的说。

  “不会。”李庆宾头也不抬的回答。

  李庆宾又抬头问:“你说她想家里的谁?”

  李庆宾教初三的数学,和冷战一样,也没担任班主任,所以,此刻他也很悠闲,开始坐在桌前整理这一星期的教案。

  “那她不在宿舍,学校里这么乱哄,她能去哪儿?”冷战见李庆宾没事人的样子,知道凤鸣不会有事,心里的担心也消下去了一大半。

  “百分之百躲在教室里发呆呢。”李庆宾这才抬起头,摘掉眼镜。

  开学第一天,学校乱轰的像开了锅,再加上晴空明阳,李庆宾虽说烦感冷战,对他的恐惧却消散。

  于是,他便眯缝着稍微干枯的烂眼说:

  “她从小就孤怪,喜欢一个人坐着发呆,周围再喧哗热闹,对于她来说都不存在,都挡不住她一个人坐在幽静的角落里发呆。”

  李庆宾停顿了一下又说:“真没办法,你说她傻吧,可她心里是什么都知道;你说她精吧,可她这发呆的孤怪毛病实在不是精细人的样子,又长得那古怪样儿,唉!”

  李庆宾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又将那幅快散架的平光破眼镜挂在双耳上,遮住了他锈迹斑斑的烂眼。

  “她怎么会傻呢?只是没人关心的缘故。”冷战有点不相信李庆宾的话,扔下这句话就去了一三班的教室。

  果然,冷战隔着窗户,一眼就看到凤鸣正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教室的最后排,像看电影一样,正仰头呆呆的望着一个地方,好像那地方里有一个个精彩的画面和故事一样,或者正播放着精彩的电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