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开学这一天,雨过天晴的空气是清新而潮湿,还混着从校园外飘进来的田野清香,让人觉得身心都被洗晒了一遍,干净又舒爽。

  还不到八点,学校里就像一个被人突然捅到地面上的马蜂窝,开始嗡嗡起来。

  九点的时候,学校由马蜂窝升级成了蛤蟆坑,那喧闹嘈杂的壮观场面,比蛤蟆吵坑更甚。

  那些离学校远的学生,因为需要住校,家长也陪学生一块来校送行李包袱。

  家长学生汇聚成的蛤蟆坑,争先恐后的认班认宿舍。

  特别是初一的新生,满脸都是陌生和好奇,还要着急慌忙的认班认宿舍。

  只见那些抱着行李包袱的家长,或挤在学生身后,或挤在学生前边,拼命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挤扛,每个家长学生都想在宿舍里占个好床位。

  初二和初三的学生因为是老生,经过近两个月的伏假分离,一见到同学都像小大人似的相互打着一惊一诧的夸张招呼,有的说对方瘦了,有的说对方胖了,有的还惊诧对方又长高了半头,有的男生一见面就以债主的高贵身份,猛的抓住对方的胸口,问对方索要在放假前被借的故事书;有的女生也是一见面就以债主婆的尊贵身份,急切的一把拉过对方的衣袖,向对方索要放假前被借去的橡皮。

  打招呼和索债的同时,每个学生和家长都没有忘记快点将行李放置在宿舍。

  学生宿舍在教室的在学校的最后边,西边是女生宿舍,东边是男生宿舍。一条笔直宽阔的砖砌路,从前边的学校大门起,一直向北伸展,把教师办公室、学生教室和男女生宿舍给一分为二的劈开。

  砖砌路的尽头,是一尊涂了白石灰的毛主席塑像,塑像后边是学校高高的后围墙。

  毛主席塑像下面是高一米多、直径一米五左右的方型水泥基座,塑像周围是涂了水泥的一米高的围台。

  因为塑像周围的围台是整个学校唯一能坐的地方,此刻,是挤坐满了的家长,他们像鸟儿攀坐在树枝上一样,互相询问着对方学生的学习情况。

  “你家孩儿几年级?”

  “初三,明年就该上高中了。你家孩儿呢?几年级?”

  “我家不是孩儿,是闺女,初一,床铺好了,她大姐领她认班去了。”

  “闺女比孩儿强,不用操心娶媳妇。”

  “唉,她伯说闺女读书没用。俺村有闺女都上完高中了不照样回家种地,连针线活都不会做,地里干活也没一把力,婆家都要闹退亲了,倒是新客铁了心要娶她,才没退成。”

  “都上高中了咋不考大学?考上大学就享福了。”

  “闺女家好考吗?考上不还得花钱?”

  “不管男孩女孩,只要考上,就享上福了,砸锅卖铁也要供应。”

  “好得吧。”

  “你家掌柜咋没来?”

  “他不管,死活不让闺女上,说闺女家会写自己名字,出门能认识厕所上的男女就够了。闺女非要上,在家哭了两天。老生闺女,下面也没有了,我当娘的这次就要随闺女的意。昨晚我连夜去她大姐家,是她大姐把学费给拿出来了,今儿一早俺娘仨拉上架子车来了,才不管那老鳖孙愿不愿意……”

  ……

  在这里的农村,能上女孩上初中都是很开明的家长。

  这一刻,坐在这里聊天的家长脸上,都绽放着望子成龙的期望和信心。

  凡是在此刻有心情挤坐在这里歇息的学生家长,差不多都是早早来到学校,又已经将学生的行李包袱给安置妥当的。

  而此刻的男女生宿舍里,仍然乱的像一锅粥——拥挤吵。

  不管是男生宿舍还是女生宿舍,里面的内脏都简陋的像苦行僧的僧舍一样,全是用砖块围绕着墙壁垒砌成的平台,平台上面又铺了一层木板的通铺。

  初二初三的学生,只换教室不换宿舍,还是按伏假前的铺位各就各位,这是教师特意在宿舍门上贴纸条规定好的——这规定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争抢最佳床铺位置的拥挤。

  而初一是新生,每一个学生都想先下手为强的占领到挨着山墙的床铺。但挨着山墙的铺位毕竟有限,早被来得早的学生给先下手为强的占领了。

  稍微晚到一步的学生很羡慕的望着占到好位置的学生,急忙在剩余的床位里抢挑稍微好一点,可挑着挑着,挑花了眼,在拿不定主意的瞬间,早被源源不断涌进来的学生给铺上了被褥,挑花眼的学生开始后悔的牙根疼,急忙垂头丧气的在剩余不多的床位里随便抢占一个,最后看到晚来的学生连床位都没有,又开始为自己能占到床位而庆幸。

  没有床位的学生家长开始去找学校领导。

  学校领导本想让学生们的被褥再挤一挤,腾出几个狭小的缝隙硬将那几个没床位的学生的被褥给塞进去。可挤进宿舍一看,只见简陋的学生宿舍里,那砖台木板铺棚出来的床位上,像正熬的一大锅五颜六色的烂杂菜,稠攘攘的混搅在一起,别说是塞进几个学生被褥了,恐怕塞进去一个学生的被褥都困难。

  学校领导不忍心再在如此拥挤的床铺里硬塞了,没办法,只得让化学老师将学校里那一小间破陋的仪器室腾出来,又找出几块破木板铺在地面上,让几个没有床位的学生先临时住进单间里。

  这样以来,原来挑花眼又庆幸自己有床位的学生,又后悔的牙根疼——后悔自己胡乱抢到了床位,如若不然,也会被安排在远离拥挤和嘈杂的单间里了。

  凤鸣是跟舅舅提前一天到校的,她的睡铺位置紧贴着最里面的山墙。舅舅又在她睡铺上方的墙上给掏了两个指头粗细的洞,用结实的钢筋棍给支了一块长方形的木板,平时用以放置洗漱用品和临时看的书。

  因为凤鸣的铺位早在昨天就放置好了。此刻,她嫌宿舍太吵,嫌校园里太乱,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活活像一棵涧边独生的幽草,很清闲的享受着喧闹嘈杂之中的的清静。

  初一共分三个班:一一班,一二班,一三班。

  这三个班的教室全被学校那条笔直的砖路劈到西半边,一班二班并排,在女生宿舍的南边,一三班在一班和二班的前排。

  凤鸣被分到了一三班,昨天舅舅就带她看过一三班的教室。

  此刻,凤鸣静静地坐在教室的最后排,仰头望着前边黑板上方的列宁、马克思、恩格斯等伟大导师的大幅图像,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图像上的蜘蛛网上,她自由而孤独的思维,早已飞到了旷野云天上去了。

  她喜欢这个陌生又安全的学校,因为这里没人知道她是林青山的女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