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的心意是繁华似锦的盛世 > 第158章

第158章

  二人出了棉厂大门,冷战直接将冷辉拉到车上。

  冷辉一看到王美兰也在车上,怔了一下,赶紧打招呼:“德金婶。”

  “冷辉,给你添麻烦了。”王美兰歉意的笑着说。

  “客气啥,我和冷战是好朋友,只要能帮上忙,直接找我就行。”冷辉还以为王美兰说的给给他添麻烦是找他卖棉花呢,便又问,“家里今年种棉花了?”

  因为冷战家里这几年也不种棉花。

  “没种棉花。”王美兰笑着说,“我嫌太赶缠人,从冷战办砖厂之后就没有再种,依你德金叔的话是早就不让种了。”

  王美兰又歉意的说:“是这样的冷辉,今天凤鸣生日,我和冷战来给她庆生,可她一天也没上班,想让你打听一下她去哪儿了。”

  “这我还真不清楚,我一天都在垛上,刚回办公室。”冷辉说。

  冷辉又说:“我去打听一下吧。”

  冷战娘俩一听,都为之一喜。如果能打听到凤鸣这一天去哪了,现在在哪,那真是求之不得。

  于是,冷辉下车又回棉厂了,十来分钟之后他又折回车上。

  “林会计确实不在厂里。”冷辉说,“至于去哪了,办公区的人也不清楚。”

  “会不会生病了在宿舍歇着?”王美兰笑着问。女孩家,每月都有几天不舒服。或许今天凤鸣正好是身体不舒服呢。

  “没有。我刚才就是去办公区她宿舍看了。”冷辉肯定的说。

  冷辉又笑着说:“最近,林会计可是我们厂的大名人。”

  娘俩一听,都争相问冷辉,凤鸣是啥大名人。

  可冷辉欲言又止。

  冷战急了,猛推了冷辉一把,恼道:“辉哥,咱是不是一个村的?”

  冷辉便说:“那好,我说了你可别恼。”

  “赶紧。”冷战越发急了,又推了冷辉一把。

  “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冷辉为难的说。

  “从头说,详细点。”冷战又催促,“赶紧吧。”

  “好。”冷辉点点头,若有所思了一下,便说,“我给你说冷战,几年前我在棉厂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你媳妇。你知道吗冷战,你定亲那一天,我和厂里的人上街玩,看到你骑车带她逛街买东西了。她的模样很古怪,见一面能记一辈子。她几年前一来棉厂上班,我就认出她了。几个月前,她突然去结算室上班了,那结算室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厂里还传说她是县社一把手的亲戚。紧接着又传说她是林青山的女儿。这一上一下,就跟坐过山车一样,都让人接受不了。紧接着又传出她的未婚夫是个很有钱的砖厂老板……”

  冷辉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赶紧。”冷战推了一把冷辉。

  冷辉继续说:“可刚传出她的未婚夫是个有钱的砖厂老板之后,接着又传出她和我们厂长好上了……”

  “胡吣。”王美兰打断冷辉,生气的说,“我们家凤鸣才十七八,怎么会看上一个老男人。”

  王美兰停顿了一下,又生气的说,“去年,咱村人不也往冷战身上泼脏水,说他跟那个狐狸精有一腿,我在村里骂了三天,再没那谣言了。”

  “德金婶,我们的新厂长可不老,年轻着呢。”冷辉说。

  “那我们凤鸣也不会看上一个有老婆有孩子的男人,都是瞎胡吣,往我们凤鸣身上泼脏水。”王美兰恼道。

  冷辉笑了:“我们厂长可没有老婆孩子,听说之前连个女朋友也没有,还说他家世很好,好像父母都是县领导……”

  “那就更不可能了。”冷战打断冷辉,“他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看上凤鸣。”冷战说这话时,心里很疼痛。他突然想起了上次来的时候,在结算室出现的那个好看的年轻人。莫非他就是这棉厂的厂长?

  “要我说,你的条件并不比我们厂长差,你怎么会迷上林会计?还为她绝食?”冷辉笑着质问冷战。

  “我是说,依你们厂长的条件,怎么会看上一个我睡过的女孩。”冷战内心深处的邪恶开始抬头了。

  冷辉说:“那这就不清楚了,谁也不知道他和林会计好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只是厂里人瞎胡传的。因为最近,关于林会计的传闻,一个接着一个,感觉她现在都被传成怪物了,真真假假的,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你们厂长长啥样儿?”冷战问。

  冷辉若有所思:“嗯,怎么说呢,他是领导,一把手,看上去很严肃,可脸上又好像一直有微笑,厂里人都说他很有来头……”

  “我是说,与我相比,谁更俊些?”冷战打断冷辉问。

  “他可能没你高,长相并不比你差。”冷辉如实说。

  冷战开始怀疑,那天出现在结算室的好看年轻人也许就是棉厂厂了。他现在心里很乱,很焦虑,很疼痛。还有最近做的恶梦,让他开始不自信起来。

  其实,一听说凤鸣来棉厂上班,成了公家人之后,他就开始不自信了。否则,也不会在凤鸣十四岁那一年将她骗回家住一夜。

  娘的话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回荡。自己的媳妇,珍惜来,珍惜去,别到头来给别人珍惜个媳妇。

  冷辉又说:“刚才我去办公区,顺便也去厂长办公室看了看,掀开棉帘,房门锁着,问了丁主任,说厂长一天都不在厂里……”

  冷战已经不想再听冷辉说什么了,便打断他的话说:“回头凑你的时间,我请你吃饭。”他说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冷辉明白冷战看时间的用意,便说:“自己人,客气什么。”然后又说,“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厂了,回头让领导发现我出来这么长时间,不好解释。现在新来的厂长毕竟与咱没半点关系,得防着些。”

  冷辉说罢,就下车了。冷战下车送他到棉厂门口,看着他进厂,才回到车上。啥话也不说,直接开车走人。

  王美兰知道儿心里的痛和苦,也不再问什么了,也不再让儿子继续等了,她隐隐的感觉到,儿子和凤鸣的婚事,很可能没有好结果。

  所以,回家的一路上,娘俩谁也不说一句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