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的心意是繁华似锦的盛世 > 第128章

第128章

  于是,凤鸣气嘟嘟的折回到车前,去开车的后门,却怎么也拽不开。

  冷战笑了,打开前边的车门:“来坐前边。”

  凤鸣站在后车门前一动不动,继续拽那后车门。

  冷战只好给她打开车后门,笑着说:“好好,坐领导位,我愿给领导当一辈子司机。”

  他说着,开始给凤鸣演示如何开车门:“一定要先按这里,然后再拽。”

  凤鸣坐上车,冷战笑了,笑得很享受,很开心。因为一切都按他预想的那样发生并继续进行着。

  棉厂在县城郊区,冷战开车,进入县城。当路过市场街时,凤鸣隔窗张望着,见他不停车,便急了:“要去哪里?”

  “去公家的门市部,最其码质量有保证。”冷战说着,没有丝毫停车的意思。直奔公家的百货楼。因为市场街上的服装店都是个体户,可以讨价还价,会搞价了就买的便宜,不会搞价就会花冤枉钱,他不想当着凤鸣的面和商贩们讨价还价,那显得他太没品味了。再就是,他不想给凤鸣买那些市场街的便宜货

  凤鸣无奈,却无可奈何。心想,随他去,他想去哪儿买就去哪儿买。

  到了城关供销社的百货楼,冷战找地方停了车,带凤鸣去了成衣区。

  凤鸣无心买衣,只是应付冷战,但她看到柜台里挂的一件红色羽绒服时,似乎感兴趣了,驻足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还探身柜台去仔细看。

  “把那件红色的取下来。”冷战招呼营业员。

  营业员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妈,她认得冷战,因为冷战现在身上穿的黑呢子中山装,都是昨天上午在这里购买的。此刻又见冷战带一个年轻姑娘来买衣服,知道冷战是个有钱人,不会少买,很是热情,赶紧取下那件红色羽绒服。

  “试一下吧。”冷战将羽绒服递给凤鸣。

  “不要。”凤鸣推开,围着柜台继续浏览。

  冷战便拿着羽绒服在凤鸣身上比试,看上去很合适,便递给营业员,说:“包起来,我们要了。”

  “我说了不要。”凤鸣气坏了。因为她嫌价格太贵。

  冷战像没听到,直接结帐。

  凤鸣气得无心再看了,直接离开,见冷战抱着羽绒服追上来,便冲他大声嚷:“我都说不要了,你为什么还买?”

  “我知道你喜欢它,只是怕花钱。”冷战赔着笑说。

  “我不喜欢它,更不喜欢这个颜色。”

  “不喜欢?为啥那样看,恨不得跳进人家柜台里面。”

  “我是去看它的价钱和商标,与我之前在七贤路的迷你锦衣店里看到的那件一模一样,可这价钱却贵了一半。”

  “说到底你还是怕花钱。”

  凤鸣不想和冷战打嘴仗,扭头便走。

  “你去哪里,车在这边。”冷战追上她,扯她的胳膊。

  凤鸣甩开,嚷道:“去七贤路那家店。”

  冷战一怔,心里开始发紧。刚才他故意绕到市场街,就是为了避开七贤路,现在凤鸣既然提出要去七贤路,没办法,他便开车又绕到大市场,他将车停在入口的附近,扭过身子,很开心的望着凤鸣笑。

  “我们去称些毛线,你给我打件毛衣吧。”冷战开心又激动的笑着说,“给我打一件红色的毛衣。”

  “我不会。”凤鸣语气很生硬的说。事实上,她确实不会打毛衣,看到别人打毛衣她一点也不想学,并且还不理解别人为什么要打毛衣,抱着毛衣打,就像抱着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很宝贝的打打打,不停的打,一针一针的打,跟犯神经病似的,那么费事,打了几千针,打了几万针,熬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终于打成了一件全是漏洞的毛衣,可你扯住那根关键的毛线头就这么一扯,呼呼啦啦,一件毛衣眨眼之间就被扯回原形,又变成了毛线。打起来那么难,那么慢,拆起来又那么容易,那么快。她认为打毛衣的人都是他妈的精神病,没有精神病根本就不去打毛衣。而毛衣也是一种很搞笑的东西,很不结实,只要一烂个洞,很快就会变成毛线头。

  特别是洗的时候,比海绵还能吸水,死沉死沉的。有一次,孙玉玲洗毛衣,让她帮着拧水,乖乖,那个沉,都不应该叫洗衣服,明明就是被毛衣给玩了。

  再就是,毛衣穿在身上,暖和吗?不暖和,没棉袄暖和。好看吗?不好看,没西装和中山装好看。凤鸣认为,毛衣被打的过程就是折磨和调戏打者的过程,毛衣的存在价值就是让穿它的人显得很不正经。

  村里人哪有人穿毛衣,都是上班的公家人标新立异。

  她每次看到棉厂那些年长或年轻的女职工抱着毛衣打,就忍不住想,谁发明的这二货玩意儿,或者想,谁给二货们发明的这二货玩意儿?

  所以,凤鸣一直认为,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会打毛衣,她也不想学。

  “不会就学嘛,这年头,哪有女孩不给自己男人打毛衣的。再说了,女孩不会打毛衣,那还是女孩吗?”冷战说着,跳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伸手就去扯凤鸣,“快下车,我们去称毛线。”

  “我伯不让我学这些无用的针线活!”凤鸣很烦感的甩掉冷战的手说。

  冷战不敢逞强了,因为他怯气凤鸣的伯。至于凤鸣,不管如何给他脸色,不管如何说话难听,在他眼里,总感觉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任他牵手,任他揽在怀里。可凤鸣的伯就不一样了,他和凤鸣的婚事,是由凤鸣的伯做主订下来的。冷战认为,凤鸣的伯能做主订亲,也能做主退亲,因为他是一家之主。所以,冷战不在乎凤鸣的态度,却在乎凤鸣伯的态度。除了凤鸣生日,凤鸣的伯不准他随便去棉厂找凤鸣,他便不敢随便去棉厂找凤鸣。

  于是,他站在车门前无奈了一会儿,一脸极不甘心的笑着,但最终还是关上车门回到前边的驾驶座上,他以为凤鸣已经忘了七贤路上的“迷你锦衣店”,准备绕道带凤鸣去新华书店。

  带凤鸣去新华书店她最开心了。他想。

  “我们去新华书店买书。”冷战开着车,回头望了一眼凤鸣笑说。

  今天他要带凤鸣去新华书店买个够。

  当年,也就是他和凤鸣定亲那天,他带凤鸣来县城玩,逛书店的时候,因为囊中羞涩,他竟然付不起凤鸣的书钱,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为凤鸣付了书钱。那是他永远的痛。每次想起来都愧对凤鸣,每次想起来都想扇自己的脸。

  现在他有钱了,凤鸣买多少书他都付得起。他要让凤鸣买个够。

  “我想好了。”冷战开着车,说,“我们结了婚,我在楼上给你弄个大书房,四面墙壁上全部做成书架,书架上装满各种书籍。窗前是大书桌,窗外种一棵樱桃树,樱桃树的树枝伸到窗口,有一只漂亮的鸟在窗前的樱桃树枝上鸣叫,你坐在窗前看书,我坐在旁边看你……”

  “去七贤路迷你锦衣店。就现在。”凤鸣一发现冷战走的路道不对,立即提醒他说。

  凤鸣一提迷你锦衣店,冷战的心里就猛的一紧。但他知道糊弄不过去了,没办法,只好开车带凤鸣来到七贤路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