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面王爷宠妻无度 > 第35章 咱们是兄弟

第35章 咱们是兄弟

  丁策坐在院子里,听着杜雪宁和豆豆在屋子里面聊,他们在镇里卖药材的事情。

  脸上时不时的就浮现出了一阵憨憨的笑容。

  “爹爹,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豆豆一出来就看到丁策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问道。

  “我…给你娘亲。”

  丁策顿了顿,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之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交到了豆豆的手里。

  一闻到那浓重的药味,就猜到瓷瓶里面的应该是伤药。

  “哦,我要去厨房打水,你给娘亲送过去吧!”

  豆豆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又将瓷瓶送回了丁策的手里。

  丁策握着手里的小瓷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去了杜雪宁的房间。

  “可以进来吗?”

  站在门外的丁策明显的感觉有些拘谨,握着瓷瓶的手指不自觉的攥紧了。

  “嗯,进来吧!”

  听到了杜雪宁的声音,丁策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

  一眼便看到杜雪宁,依旧穿着那身超短的家居服。

  虽然之前他也见过,来的时候也有了心理准备,可再次看见的时候,他的心跳依旧加快了许多。

  目光闪烁的不敢看向她,低垂着脑袋来到了杜雪宁的面前。

  “给你!”

  杜雪宁看着丁策送过手里来的小瓷瓶,疑惑的问道:

  “这是什么?”

  其实她已经大概猜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本身她的五感六识就比其他人灵敏,从丁侧一进屋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之所以问,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什么药。

  “伤药。”

  丁策一如往常那样简单的说出来两个字,只不过这次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些不自然。

  “哦,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看见。”

  因为之前她都和丁策在一起,并没有看见他去买什么伤药。

  “下午,在药材铺。”

  一听说是下午在药材铺买的,杜雪宁便猜想,应该是她和那老板讨价还价的时候,丁策趁她不注意买的。

  心里想着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冰冰冷冷的,没想到心还挺细。

  看着他那腼腆又紧张的样子,杜雪宁心中觉得很是好笑。

  正好豆豆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丁策紧张的,手指直抠自己的衣角,心里也觉得很是好笑。

  自家爹爹看来应该还是个雏,要不然也不会在女人面前如此的腼腆。

  杜雪宁一看他这个样子来了兴趣,便想逗一逗他。

  “帮我上药。”

  说着,杜雪宁便一下子趴了下来,掀起了自己衣服,将后背裸露在了外面。

  前世大街上的靓女们,不要说把腰露出来,整个后背露在外面的也大有人在。

  “啊!这…”

  一看杜雪宁竟然撩起了自己的衣服,丁策赶忙把头转了过去,一脸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

  “啊什么啊,我让你给我上药。”

  杜雪宁一边看着丁策的背影,一边又回头看了看豆豆,脸上露出一副狡猾的笑。

  豆豆也是强忍着尽量收入了笑意,看着丁策说道:

  “爹爹,娘亲让你给她上药呢!”

  “哦!”

  听到豆豆也让他给杜雪宁上药,丁策艰难的将头转了回来,眼睛只盯着那个小瓷瓶看。

  却不敢抬头看杜雪宁一眼,而杜雪宁却是装作没看见一样,趴在枕头上等着他上药。

  平时干活一向利索的丁策,此时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

  好半天才将寸小瓷瓶里的药液倒出来一点,沾到了自己的手指上。

  犹豫再三之后,终于勇敢的抬头看向了杜雪宁的后背。

  这一看,鼻血差点流出来,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女子怎么可能将肌肤裸露在外面那么多。

  这在丁策的眼里几乎就可以算得上什么也没穿了。

  看到杜雪宁那肤如凝脂的肌肤,丁策的血迅速地向头上涌。

  脸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涨红涨红的。

  “真能磨蹭,你都快点啊!”

  听到了杜雪宁的督促,丁策这才回过神来,将手指伸向了杜雪宁后背。

  当手指触碰到她那柔滑的肌肤时,丁策只感觉到身体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

  要不是自小习武自己的定力足够强,恐怕这会儿早已经失态了。

  “嗯!这药里面一定是有薄荷,凉凉的好舒服。”

  杜雪宁趴在枕头上,一脸享受的说道。

  看着她那极为放松享受的样子,丁策的紧张也逐渐的变得舒缓了许多。

  从来没和哪个女人这么亲近过,更何况她又穿着那么少的衣服。

  丁策表面上是在给杜雪宁抹着伤药,脑子里却是翻江倒海的,胡乱着想着一些事情。

  整个涂药的过程他都是蒙的,之前感觉自己的脑子一向很灵光。而现在却像个浆糊似的。

  坐在一旁的豆豆看着自家爹爹那拘谨的样子,心里也是暗暗觉得好笑。

  杜雪宁身上的伤药终于都涂完了。

  “好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小瓷瓶盖上,转身刚要离开。

  “谢谢你啊,兄弟!”

  本来丁策刚要站起来离开,杜雪宁的这一句兄弟一下子让他呆住了。

  “兄弟,那女人竟然说自己是她兄弟,她明明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娘子,却说是他兄弟。”

  丁策本来还涨红的脸颊上,立刻阴沉了下来,拿着手里的小瓷瓶,不自觉的又攥紧了。

  回头看了一眼,正要昏昏欲睡的杜雪宁,丁策快步走了出去。

  来到了院子里,他的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杜雪宁刚才说的话。

  心底里就莫名的一阵阵抽痛,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明明是他心里最想要的。

  可当杜雪宁说出和他是兄弟的时候,丁策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阵失落。

  他在外面坐了很晚,一直看杜雪宁的屋子里灯都熄灭了,他一个人还在外面,就是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压抑。

  第二天一早,杜雪宁起来的时候家里就剩她一个人了。

  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豆豆,以往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复习功课了。

  突然间想起应该是丁策把他带到山里去了,昨天说过的,要去检查捕兽夹的。

  想到这里杜雪宁也不担心,到厨房里收拾完之后简单的吃了点东西。

  虽然后背上的伤不至于多严重,但是动起来还是一阵阵的痛。

  再加上确实也是摔了一跤,感觉肌肉都有些酸痛。

  想着今天就不做什么体力活了,也不练功了,于是便打算出去逛逛。

  换好了衣服,杜雪宁便出了门,看到大树下此时又坐满了人。

  张婶子,老远就看到了杜雪宁,便大声嚷了起来。

  “老三家的,老三家的。”

  老远就看到张婶子热情的呼叫着自己,杜雪宁便走了过去。

  “快过来坐,做婶子这。”

  张婶子热情的给杜雪宁让了一个位置,让她坐了下来。

  杜雪宁一座下就就感觉到一双不善的眼神直盯着自己看。

  不用猜,用后脑勺想都知道是何连芝,她也没有回头去看,就当没有看见一样。

  “婶子过来这儿多久了?有没有见到我家相公和儿子过去。”

  杜雪宁笑着问着张婶子。

  “见到了,见到了,老三领着你家儿子一早就进了山了,说要去看夹子。”

  听了张婶子的话,杜雪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猜的没错,豆豆果真是跟着他去了。

  “哎,我是三弟妹,没事就过来坐坐,老在家里面闷着多没劲。”

  杜雪宁抬头一看,身边过来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30来岁的样子,虽然长的不算难看,总有一种不受人重视的感觉。

  “这位是!”

  杜雪宁看他离自己太近,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向旁躲了躲。

  “皮六你滚远点,也不看看人家相公是谁。”

  张婶子一边厌弃地说着,一边伸手推了他一下。

  紧接着就是大家一阵哄笑,一边的小伙子嘲讽的说道:

  “是啊,皮六,人家相公仪表堂堂家室又好,你是没戏了。”

  “哈哈哈哈”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咱也知道没戏,也没有那想法,就是离着小嫂子近点沾沾喜气,没准哪天我也能说这样一个漂亮媳妇呢!

  再不济找一个像连芝那样的也行啊!”

  皮六一脸痞气的说着,又像杜雪宁靠了靠。

  何莲芝气的抓起了一把地上的土,就像皮六杨了过去,嘴里还不停的骂着。

  “你娘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难怪你打光棍。”

  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哄笑,大树下男女老少你一句我一句的扯起了笑话,聊的倒也是热闹。

  杜雪宁正低头和张婶子聊着,偶然间就看到何连芝快速的起身往前走。

  杜雪宁抬头一看,原来她是奔着丁策去的。

  “三哥,你又进山了!呀,打了这么多兔子!”

  来到了丁策的面前,何连芝一如往常那样娇滴滴的说道。

  何连芝那鲜浪发贱的样子,大家都看在眼里,心里也不由得嗤笑。

  只见丁策肩上扛着一根棍子,后面绑了好几只兔子,另外一只手抱着豆豆正好向这边走来。

  看到迎面过来的何连芝,丁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像没听见一样,阴沉个脸,直接的来到杜雪宁的面前。

  “相公,你打了这么多兔子,不会给人家连窝端了吧!”

  杜雪宁来到了丁策的身后,指着棍子上的那些兔子一脸惊讶的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