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深 > 11.东峰小镇 第四十二章 该来的都来了

11.东峰小镇 第四十二章 该来的都来了

  李吹笛笑了笑,道:“我们在江湖上的传言是两个不男不女的老妖怪,我们是不是也要配合一下,易个容?”

  “易容的东西都没有,倒是小面具还在。在这样的地方戴面具比不戴面具更容易招惹是非。”

  在这深远的江湖,在这样土司独大的贵州地界,大家都成了传说。

  因为确实,谁也不认识谁。

  就这样巴掌大的小镇,突然就人来人往热闹拥挤起来。

  “我们还走不走?”李吹笛问道。

  “走得了吗?”林兰楼若有所思。

  “要不试试看?”

  “等着也无趣,不如试试看。”

  四人迅速收拾行李,背着行囊下了楼。

  店老板热情道:“客官退房吗?”

  “不退房。”安恒抢先答道。说着摸出一小块银子道,“这是今晚的房钱。”

  四人牵了马慢慢地往镇子外面走。

  这样美好的天气,美好的小镇,镇子外面是美好的青山和田野,若是一味窝在镇上,真是辜负这些美好的景致。

  他们走着走着却发现镇子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小。

  因为镇子的后面是一个小山包,小山包的山脚下都是村舍,有了山包的遮蔽,所以并不起眼。

  四人牵着马走在树阴婆娑的小路上,看上去很悠闲惬意,事实上每个人都绷紧神经,暗暗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路边是人家,每一户没开门的人家都可能隐藏着杀机。

  林兰楼走在最前面,依次是秘云深,安恒,最后是李吹笛。

  突然间一个淡淡的声音道:“宋门主不留下来看出好戏吗?”

  安恒的身体就像被触动了机关一样,身形一扭,掌中数点寒光向说话的声音打去。

  声音停止了,却没有人影。

  四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往前走。

  快要出镇子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水东宋氏的外甥,林家世子爷封印离去,据说就是为了个不男不女怪物,可是真的?”

  水东宋氏的外甥林家世子爷,自然是指林兰楼。他封印离去,舍去从五品的封地离去,到底为何,谁也不知道。

  可是这个声音却道他为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若是平时林兰楼根本不会理会这样的传言。

  可是此时此人的话里有林兰楼的两处软肋,一是他提到了水东宋氏林家。江湖之人最怕被提家室。最怕家人蒙羞。

  二是此人话里提到了不男不女的怪物,这个怪物就是在身边的李吹笛。

  这是对李吹笛的羞辱,也是对他们关系的羞辱。

  林兰楼的身体像离弦的箭一般顺着声音弹了过去。李吹笛也弹了出去。

  声音竟三起三落,缥缈而去。

  此人用内力催动气息发出的声音,根本就不在近处。远处山包之上,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林兰楼脸色惨白,一缕鬓发散落下来,神情说不出的颓然。

  李吹笛一把扶住他,轻声叫道:“兰楼。”

  他一直以为他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可是此时看到他的样子,他才知道他是如此在乎。

  “对不起。”李吹笛有些伤感道。

  “没事了。”林兰楼脸色惨白。

  “等这事情过去了,我便随你退隐江湖。”李吹笛见内疚道。

  将近十年了,林兰楼虽然没有退出江湖,却很少和他一起出现在江湖上。

  他一直以为他放不下千烨和千姿。他总是趁他出远门时自己独自回到黔地看望梧桐和渔歌,他以为他只是怕他长途劳顿。

  原来他真的在乎江湖流言。

  他愿意陪他住在江南,他以为他喜欢江南,却不知道他更喜欢黔地。只是为了他而已。

  他一直以为他封印离去,是因为他喜欢江湖自由,喜欢江南佳丽地,原来也是为了他。

  此时他真想抱抱他,告诉他:幸得君心似我心,我心恰如君。

  可是他没有。只是温柔道:“没事,有我呢。”

  秘云深默默地看着远处的他们,没有动。

  天空有清越的鸟叫声划过,刚好一阵清风吹来,温暖不燥。

  人与人在一起,要多久才能彼此明白心意,要多久才能感受彼此的深情?

  半晌,林兰楼有些黯哑的声音道:“此人内力不错,竟深知你我之事。不知是何人。”

  “且不管他。等着看,你我拼力一搏的话,没有人有胜算。”李吹笛的话自信中带着杀气逼人的冷酷。

  他并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变了。变得说话声音冰冷如刀。

  “没事了,我们走吧。”林兰楼轻声道。

  无论此时林兰楼说多少遍“没事了”都没有用,李吹笛心里满是冰冷的杀意。

  太阳明亮,照耀着天地间新绿的枝叶。

  枝叶也在太阳下闪着粼粼的光。

  秘云深和安恒在等他们。

  林兰楼和李吹笛过来的时候,安恒静静道:“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们。”

  “你说吧。”李吹笛道。

  “我不叫安恒,我也不是水西安氏家的二公子。”安恒一边说,一边看了看三人的反应。

  可是三人默默地立着,没有什么反应。似乎都在等着他往下说。

  安恒接着道:“我叫宋恩佑,贵州七星门门主。”

  秘云深抬眼看了看林兰楼。

  林兰楼只是点点头。

  李吹笛也点点头,只道:“一切照旧。”

  此时似乎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在安恒是宋恩佑这件事情上。

  都在想秦明月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都在想,他们如何同舟共济渡过难关。

  不得不说,秦明月选对了人,李吹笛和林兰楼都是处变不惊的人。

  当初出省城的时候,六辆马车同时出城,分三个方向。

  秦明月用了宋恩佑来假装水西土司王爷的二公子来和他们接头,他想干什么?

  吸引所有的注意?那么秦明月带着真正的二公子一路北上了?还是有第三批人带着真正的二公子一路北上?

  这些对他们来说似乎都不那么重要。

  此时最重要的是他们放心了,无论什么结局,哪怕他们四人全部遇难,真正的安家二公子也不会有事。

  那么很好,就拖住他们吧。拖住所有追杀的人吧。

  宋恩佑又道:“江湖还传言,当年前朝的梁王曾在水西埋下了大批金银珍宝,以备招兵买马,重整天下。安氏王爷已经得到了这批珍宝的藏宝图,所以此次是派自己的二少爷秘密进京送藏宝图。”

  李吹笛此刻笑了笑。他们可真是身负重担啊。

  江湖的传说真是神乎其神,先是二少爷身上有各家的武功秘籍,还知各家的秘辛丑闻。

  这下可好,二少爷身上还有当年梁王准备重整前朝留下的藏宝图。

  “你如何得知这些消息?”李吹笛问道。

  “我七星门的人那天晚上传来消息。”

  “你那晚上废去武功的人,是你七星门的人?”林兰楼问道。

  “是,他不顾门规,私自追踪水西安氏二少爷的行踪。听信二少爷手上有藏宝图的江湖传言,动了心思,我只能废了他的武功。”

  “那天我们中毒的时候,门外有人想要救我们,也是你们七星门的人?”

  “正是。那天我的副使见我们没事便离去了,我担心他们因为救我们,遭遇下毒之人报复,所以心中着急。”

  林兰楼叹了口气,道:“怪不得你认得我身上的这块墨玉。这玉是无因大师所赠。据说他就是上任的七星门门主。”

  宋恩佑默默点点头。“他是我师傅。”

  “秦明月如何找到你?”李吹笛问道。

  “并不是秦大人找到我,而是水西安氏家的大军师找到了我。他向我说明了缘由,他让我扮作二少爷的模样。”

  “是何缘由?”李吹笛问道。

  “大意是水西安氏身负圣恩,其他各家却有意谋反,所以他派二公子进京入太学。若其他各家再劝他联手,他们安家就可以以二公子在京中做人质作为托词拒绝。”

  看了看三人的反应,宋恩佑又道,“我的想法也与各位的想法相似。若土司各家谋反,山中百姓又要遭殃。所以在下瞒着帮中兄弟,答应了假扮二公子的要求。临走之时交代了后事,此事只有我的副使知道。”

  李吹笛点点头道:“秦大人也拿同样的理由说服了兰楼出马。水西的二公子是否真的进京了?”

  “二公子自幼学习儒学,听说进京入太学自然欣然前往。奈何途中被人打下山崖,身受重伤。当日是秦大人亲自去接,秦大人也身受重伤。”

  李吹笛看了看林兰楼,当日秦明月的话看来是没错。

  此时宋恩佑的话也没错,都对的上。

  “江湖传言,你是不是动用了七星门的关系阻断传言?”秘云深轻声问道。

  宋恩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但是传言有时候会防不胜防,无孔不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