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 > 第308章 根本不是巧合

第308章 根本不是巧合

  这一句话的杀伤力,比世间任何的武器都要厉害。

  谢玄没奢望过陛下会喜欢他,可自从陛下说过喜欢他后,他就不敢去想有一天陛下不喜欢他了。

  他的心正像被人千刀万剐,让他痛不欲生。

  可那是他的陛下啊!

  “只要……是陛下的决定,属下……都会支持。”

  他用了极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一句话。

  凤瑾当即怒喝:

  “支持个屁!还不想办法给朕止血?

  “朕死了,鬼去喜欢你!

  “还愣着做什么,你是不是想看着朕死了后,再去找个陛下?”

  谢玄这才明白自己的错处,陛下哪里是不喜欢他,分明是他自己不称职,惹得陛下生气了。

  这世上除了她凤瑾,还会有谁是他的陛下?

  不会再有的,他只认她一个人。

  “陛下,你还活着,真好。”

  谢玄定定的望着凤瑾,少有的笑了笑。

  他一笑,冷峻的模样便随和了不少。

  凤瑾被他的笑所吸引,连衣服被匕首挑开都没注意到,直到止血的药粉洒在伤口之上,带来酸牙的痛感后,她才回过神来。

  她死拧着眉头,冷汗不停的从额间冒出,让那气势十足的倾城貌,染上了弱柳扶风的娇柔感。

  适应了痛感之后,她将裙带再往下拉了一点,腹部另一侧的雪白肌肤上,留着一条拇指长的粉色疤痕。

  她皱巴着脸,恶狠狠的瞪着谢玄。

  “看到没有,那个伤是为了救你而落下的,今天的伤虽是因为救顾长风而得的,但又是为了你,才加重的!

  “如果落了什么毛病,即便朕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你也得受着,你休想逃出朕的魔掌!”

  谢玄紧紧的盯着那处刀疤,既有心疼,又有种奇怪的欣喜。

  他抿着唇,盯了好久,然后伸出手,鬼使神差的摸了上去。

  粗粝的手指在疤痕处来回抚动,在滑腻的白瓷上生出一道道细小的电流。

  凤瑾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轻轻战栗,朱唇于微启之时,溢出了一声极小的莺啼。

  “谢玄,把你狗爪子拿开!”

  凤瑾梗着脖子,瞪着眼睛,低声喝道。

  谢玄留恋的摸了最后一下,带着心底生出的异样,默默的收回了手。

  腹部的血被制住,谢玄又不再乱摸之后,凤瑾侧身躺在一旁,开始琢磨起解封的记忆来。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她的记忆至少被动了两次手脚,存在三层内容。

  第一层就是她被趁虚而入性情大变的真相。

  她只记得表面上看到的,即凤鸣不待见她,后来诈死,谢玄有可能知道这一切,但就是没有告诉她。

  第二层是天机殿的发生的事,与凤归麟有关的事。

  他们在很早的时候相遇,在天机殿之中重逢,但因天机殿暂不知缘由的大乱,让师父玄机子封掉了一切相关的记忆。

  虽然,现在也没想起多少。

  第三层包涵了所有的真相,即她所有的,完完整整的记忆。

  世传凤鸣对她的不待见,都是虚言,不过是因为凤鸣这个母亲不太正经,一心爱玩。

  没正大光明的探望过她,但与父亲贺蓝偷偷的藏在暗处看她的次数,完全数不过来。

  她的忧郁,她的沉稳,只是为了迎合世人的谣传,配合父母的演出,她当然得尽心尽力。

  但是记忆的逐渐缺失,让她走向了濒临死亡的道路。

  这一切,应该有人在操纵吧!

  也许可以这样解释,她爹娘早就知道惊天阴谋的存在,于是在她刚生下来就开始布局。

  从来不去看她,是为了给背后造成不待见她的假象,又将谢、楚、顾、苏等有钱或者有权的大家族子弟,放在她的身边,是为了给她布下势力网络。

  将她送去天机殿学艺,也是当中的一环。

  不然无法解释,为何刚一生下来,她就与世外高人玄机子有了师徒之名。

  更在消磨几年时间下山后,直接为她灌顶百年功力,让她一跃成为世人当中的绝顶高手!

  奈何天机殿忽逢意外,使得计划出现了纰漏,无法,二人只得以诈死的办法,转明为暗。

  他们应该对她记忆出现问题的事情早有预料,谢弘很早前对她说的,后来又在霜城派人提醒的那句话,“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心”,可以进行印证。

  越想越觉得心惊,越想周身越凉,凤瑾不敢再想下去,便将注意力放到了找出路之上。

  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她觉得,有可能是自己看多了的原因……

  “谢玄,朕可能在母帝去世后见到过谢弘。”

  凤瑾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她相信谢玄不会骗她,那在归云寺大殿里出现的与谢玄侧颜神似的人,极有可能是谢弘。

  二人毕竟是叔侄,有着一定的血缘关系,相貌上也存在相似之处。

  “陛下,你说你……”

  谢玄停止了寻找出路,转过身来,有些震惊有些激动的看着凤瑾。

  “是,朕的母帝与父君,也很有可能没死。”

  “陛下,你说的是真的?”

  谢玄疾步走来,单膝跪地,蹲在了凤瑾的身旁。

  凤瑾仰头看了看天色,沉声道:

  “十之……八九。”

  她继续抛出一个重磅消息。

  “谢玄,或许朕来到狼山,根本不是巧合。”

  狼山有幻境,既可遮掩越国偷袭小队的踪迹,也能唤醒她被封印的记忆。

  但这食物链的顶端,即狼山布局的最后的黄雀,究竟是敌还是友人呢?

  凤瑾更倾向于后者,友人将计就计,让她深陷狼山危局时,唤醒她被封住的记忆。

  额,不过,她是不是对友军太自信了点儿?

  那便再小小的印证一下吧!

  “谢玄,你是从何处得知,发动偷袭的那只敌军小队,是从狼山绕过来的?”

  谢玄紧拧着眉头,思索后回道:

  “是铁甲军中的斥候,如今看来,恐怕不是了。”

  “罢了,总之这一次,朕是赚到了。

  “不过朕这一剑之仇不能不报,谢玄,你说呢?”

  谢玄目光一凛,握紧了右掌。

  “陛下,属下会为你报仇的!”

  “好,但你给朕打下手,朕要亲自来!”

  “可是陛下,你的伤……”

  “此动手非彼动手,朕有的是办法治他顾长风!”

  有了霜城的经验,二人对于找山洞找隧道可是熟练得很,一个时辰后,就寻了个地下岩洞,弯弯拐拐的绕出了狼山。

  出来一看,哟呵,正巧看到铁甲军的军营呢!

  巧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