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揣着空间到年代吃香喝辣 > 第18章 这也是门手艺

第18章 这也是门手艺

  汽车站的厕所味道可不好,但再臭江雪也得去不是。

  戴了三层口罩都屏蔽不了那臭味,江雪只能加快换衣服的速度,亏得汽车站的公厕是有小隔间的,要不然江雪还得另外找地方换装。

  换了身衣服,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灰色的头巾更是把整张脸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来,江雪确认自己不会露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满意。

  穿着从空间里好不容易翻到的灰色的肥大的棉衣棉裤,江雪拎着一个柳编篮子就从厕所出去。

  柳条编织的篮子个头可不小,后世常用来装户外野餐的手提篮,能装不少东西。

  当初往空间里收东西的时候,江雪也是不拘什么,只要不是垃圾就一股脑的收了,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

  她挎着空篮子,学着其他人一样,往篮子上搭着一块黑布,到了汽车站后面了,找了棵树下蹲着,放下篮子的时候,这才往里头放了早就在空间里分装好的东西。

  布袋里是十五斤大米,十斤的白面粉,还有两包一斤装的红糖。

  这些是江雪初步的打算,这个时候糖也是稀罕的东西,不管红糖还是白糖都得要糖票才能买,还得是分类别的,买红糖用红票,买白糖用白票。

  糖票一般人也不发,得是重要贡献的工作岗位的,比如老师医生,或者是下矿的矿工,跑长途运输的司机这类的才有。

  江雪就是收拾大米的时候瞥到红糖,超市散装的透明袋,没有什么商标和奇怪的地方,就干脆拿出两包来试试水。

  卖不出去再丢回空间呗,反正也就是顺手的事。

  黑市生意也不是一定很好,特别是月初各家各户都已经买了粮食的时候。

  江雪眼见旁人都陆陆续续的开张了,她自己还无人问津,正纳闷是不是自己穿的太乡下看起来不像能有东西可以出手,又或者是自己得主动出击去搭话的时候,有客上门了。

  “有粮食没?”

  过来问话的人前先就问了几个人了,但是没什么收获,路过江雪蹲坐的树下的时候,她瞥见江雪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抓着篮子把手,想了想,就靠近问了这么一句。

  女同志看起来三十多岁上下,穿着列宁装,推着一辆自行车,车架后面还别着一个卷成一团的布袋,自行车把手前头挂着一个挎包,从挎包里隐约的露出一杆秤的秤尾。

  这一看家里条件就不错,是要买东西的主。

  “有。”好不容易有生意来,江雪怎么可能不做。

  压着激动,江雪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就怕人会溜走一样。

  “真有?”女同志虽然高兴了一下,但很快就说道:“我要的可不是红薯干和玉米面,我要的是精米。”

  她问了好几人了,不是玉米面就是红薯干,要么就是高粱米,可她是要下个月带回家里去给父母吃的,父母别的不好,就喜欢吃大米。

  眼前这乡下妇女身上穿的衣裳虽然没个补丁,可整个人灰里土气的,能有精米卖吗?

  精米?

  江雪在心里嘀咕,这个时候的粮食等级区分她还真是不大懂。

  但是不懂也没关系,江雪学着昨天询问她的人的模样,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小把的大米来。

  这也叫打样,先给顾客看看东西,要是有那意思,就可以两人找个地方成交去。

  这米就是超市里散装的大米,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在眼前这女同志看来却是眼前一亮。

  眼前的大米粒粒饱满,晶莹透亮,是上好的精米,不用说,煮饭一定很香。

  她抓着江雪手心里那一点大米,有些激动的问:“你这哪里来的?”

  江雪抬眼看了看她,合拢了手心,没吱声。

  女同志也反应过来,连忙蹲坐到江雪跟前,低声道歉:“同志,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我是想问,你这上好的精米有多少?”

  “你要多少?”江雪反问。

  开玩笑,我能告诉你我有一空间吗,吓不死你。

  咦,也不对,这时候的人哪里知道什么是空间。

  女同志愣了一下,似乎也冷静下来,尴尬道:“这个,这个,我也要不了多少。”

  工资虽然刚发没错,可黑市上的东西本来就贵,更不用说这有市无价的精米了,她一个月的工资也买不了多少。

  江雪点头:“今年收成不好,大米就更少了,这点还是我南边的亲戚给寄的,我也没多少,就十来斤。”

  这女同志一听,就更不想错过了,再贵也得买不是,能买多少买多少,下次还不知道能不能有这运气遇到。

  父母这几年一直帮着她带孩子,带大了老大又带老二,平时孩子在外婆外公家里也没少吃二老的份例,时不时的父母还给孩子买零嘴糕点什么的。

  平时就算了,这快过年了,她怎么能不孝敬。

  她不舍的看了看捏在手心里的几粒大米,想了想,开口:“同志,我今天也没带多少钱,我就要个五斤吧,多少钱?”

  江雪没有立马报价,而是先询问一句:“有粮票吗?”

  女同志一听,面露难色:“同志,我没多余的粮票了,你看,不要粮票的话,能卖我点吗,钱高一点也没关系。”

  粮票还得留着平日里吃呢,她一个月也就三十斤粮票,爱人也才三十五斤。

  前两天借给同事五斤粮票,又拿了五斤淘换了米糊粉给老二吃,哪里有多余的粮票用。

  “这样啊。”江雪语气里隐约有些遗憾,但是她在心里开心的嘀咕,没有粮票正好,我现在就需要钱。

  虽然这大米是超市里卖一块二毛钱的普通大米,但是在这里已经是上好的精米了,江雪一点也不亏心的按照昨天打听到的黑市价格给卖了。

  “三块六毛钱一斤。”话落,江雪又补充道:“要是有粮票的话,我少收你点钱,两块六一斤撘八两粮票。”

  亏心吗?不亏心,江雪在心里嘀咕,她可是个很尊重市场规则的人。

  别人都卖这个价,她总不能卖低了吧。

  (冒个泡,求收藏和票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6i5.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6i5.com